《世界知识》: 冯玉军: “从数据看俄罗斯科技发展”
  发布时间: 2021-07-07   访问次数: 57

众所周知,作为曾与美国比肩的超级大国之一,苏联的科技发展水平曾位居世界一流强国之列。但苏联解体30年来,俄罗斯的科技发展却经历了艰难的历程。尽管俄罗斯政府近年采取了一些措施,但成效不彰。

由于缺乏统一的标准,我们很难准确度量俄罗斯在当今国际科技体系中的位置,但通过数据分析和国际比较,仍可以管窥一下俄罗斯科技的发展现状。

2020年,按购买力平价计算,世界主要科技大国的科技研发投入分别是(按美元计算):美国5111亿,中国4519亿,日本1657亿,德国1188亿,韩国777亿,法国624亿,英国478亿,俄罗斯为373亿(略高于意大利的299亿和加拿大的257亿)。

2019年,俄罗斯的科技研发投入强度只有1.1%,排名世界第34位,低于以色列的4.25%、韩国的4.24%、瑞士的3.37%和瑞典的3.25%。同年,俄科研人员人均研发投入只有9.3万美元,位列全球第47位。排名第一的瑞士为40.67万美元,其次是美国和中国。

在科技研发的投资主体方面,2019年俄66.3%的研发投入来自国家,企业研发投入占比仅为30.2%。在研发投入前10位的国家中,俄的国家参与规模与印度相当。

2019年,俄罗斯科学家中有29%(9.99万人)拥有研究生学历,21.6%拥有副博士学位(7.51万人,平均年龄51岁),7.1%拥有博士学位(2.48万人,平均年龄64岁)。在科学家的性别分布方面,男性占61%,占拥有博士学位科学家的73%、拥有副博士学位科学家的58%。

在科研人员的学科分布方面,2019年有21.4万人(61.4%)集中于技术科学领域,7.93万人(22.8%)从事自然科学研究,1.95万人(5.6%)从事社会科学研究,1.44万人(4.1%)服务于医学行业,1.17万人(3.4%)从事人文科学研究,0.95万人(2.7%)受雇于农业部门。

在科研资金的学科分布方面,70%以上的资金花在了技术科学领域,自然科学分享了17.6%的资金,其他学科所获资金不足总数的10%,其中人文科学只有1.5%、农业只有1.7%。

2019年,俄罗斯在读研究生8.43万人,比10年前减少了80%。有1200家科研和教学机构拥有副博士以上学位教育资格,较2013年下降了23.8%。2010年到2019年,研究生入学人数从2.49万人减至5600人,毕业人数从3.38万人减少到1.54万人。与此同时,研究生学习的效率下降,在大学中通过副博士学位论文答辩的研究生比例从30.3%降至10.4%。

俄罗斯社会对于科学的态度也在发生变化。2014年的一项调查显示,25%的成年人认为科学对他们来说太难了,2019年这一比例升至31%;1996年,有67%的受访者认为科学的重要性正在下降,而2019年有86%的人认可科学的重要作用;2019年,在54%的受访者自己不想从事科研工作的同时,却有62%的人希望自己的孩子投身科研,这一比例要比2003年的32%高出不少。

在汤森路透的《全球最具影响力的科研精英》排行榜中,来自俄罗斯的科学家总人数多年未能入围前10位。世界经济论坛每年发布的《全球竞争力报告》显示,俄的综合竞争力处于世界中等水平。而在2022年世界大学综合排名中,俄只有莫斯科大学进入百强,排名78。

一般而言,一个国家的科技水平越高,该国科学家在国际权威科学杂志上发表的论文就越多。而在俄罗斯,只有2.9%的科学论文最终出现在由Scopus数据库索引的国际出版物中。在进入Scopus数据库的俄罗斯科学家的论文中,只有5%出现在引用次数排名前十的期刊中。尽管从2009年到2019年,俄罗斯科学家的论文全球引用次数在Web of Science中增长了75%,在Scopus中增长了102%,但其被引用的频率仍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这十年中,俄罗斯学者在Web of Science和Scopus的发文量分别增长90%(达到63251篇)和128%(达到73496篇),但它在这两个数据库中的国际排名并没有明显提升,分别位列第14名和第12名。

俄罗斯联邦审计署2020年2月发布的调研报告认为,尽管俄科研投入从2000年到2019年增长了12倍,但科技发展依然形势严峻,无法应对社会和国家面临的重大挑战。

(作者冯玉军教授是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主任)

来源:《世界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