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新闻:吴心伯:复旦通识·如何认识美国|美国霸权地位的演变
  发布时间: 2019-12-24   访问次数: 99

美国,变了……这是世界情势的改变必须做出的应激性调整?还是我们注定要面对一个“新美国”?今天,我们该如何认识这个“新美国”?这直接关涉中国,也关系整个世界!复旦通识教育中心今年组织的“给新生的第一堂通识课”系列讲座中的第一讲就是“今天我们如何认识美国”,由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美国研究中心主任吴心伯教授与历史学系李剑鸣教授和经济学院沈国兵教授三位老师主讲,他们在课堂上尝试寻找重新认识美国的全新视角。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获授权刊发该讲座部分内容,以下系吴心伯教授的演讲“美国霸权地位的演变”的整理稿。

  我们知道美国霸权的兴起和衰落是20世纪和21世纪重大的历史事件,它已经影响并且会继续影响整个国际政治的走向,那么在今天当美国这个国家在发生巨大变化的时候,在美国与世界的关系、美国在世界上的地位发生重大变化的时候,在中国的崛起进入关键阶段,中国正大步走向国际舞台核心的时候,我们来看一看美国霸权地位的演变是非常有必要的。

  美国霸权地位的演变就像任何事物一样,它都有一个发生、发展、变化和消亡的阶段,美国的霸权演变我把它分为5个阶段,它发轫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奠定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成型于冷战时期,膨胀于后冷战时代,衰落于后后冷战时代。

  什么叫做“后后冷战时代”?就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我们认为后冷战时代告一段落。这就是美国霸权地位演变的5个阶段。

  接下来,我们简单的来看一下它是怎么样一步一步走过来的。

  大家知道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美国长期奉行孤立主义的外交政策,所谓孤立主义就是它不参与以欧洲为中心的国际政治的纠葛,当然它关心北美洲,关心西半球,但是它尽量的不要参与欧洲列强的这种纷争。

  但是到第一次世界大战这一情况发生了变化。美国在一战后期加入了欧洲的战事。

  一战期间威尔逊总统提出了著名了“十四点和平原则”,提出在战后建立国联的设想。这一系列的动作就象征着美国告别了孤立主义,开始作为一个新兴大国登上了世界政治的舞台。同时,威尔逊总统当时提出的“十四点和平原则”里,关键就是反思欧洲几个世纪以来的列强的战争,他认为只有从根本上改变传统的国际政治,来建立一个公正和平的世界,今后世界的和平才是有保障的,那么这些理念也表明美国是国际舞台上的一个新型大国。

  新兴大国的意思就是力量在上升,同时也是一个新型大国,新型大国意味着和传统的英国、法国、德国这些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帝国主义国家是不一样的,它有更加进步的国际政治理念。这就是美国在一战时,首次登上世界舞台给世人留下的印象,就是它既是一个新兴的大国,也是一个新型的大国。

  但是一战结束后美国又退回到了孤立主义,在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和三十年代,美国基本很少参与重大的国际政治,他把精力放在自己国内。

  二战的爆发再一次打破了美国的孤立主义传统,美国在受到日本攻击后对日宣战,然后德国和意大利作为轴心国对美国宣传,美国同时在太平洋和欧洲参加战争,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做出了重大贡献。

  在战争期间美国和英国的首脑发表了著名的《大西洋宪章》,这个宪章的主要内容就是提出不追求领土扩张,尊重各国人民选择其政府形式的权力,非殖民化。大家知道那个时候,英国也好、法国也好、德国也好、日本也好,都是殖民地帝国,美国就提出战后要让殖民地国家获得独立,各国要平等开展贸易,广泛开展经济合作等重要原则。

  《大西洋宪章》的一系列的理念,体现了美国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国际政治理念的先进性,也奠定了20世纪国际政治规范的基础。今天我们谈的很多国际政治的规范,包括《联合国宪章》,大家如果把它跟《大西洋宪章》做一个比较,这里面有很多相似的地方,这就是美国留下的一个烙印。二战结束以后,美国领导建立了世界性的政治、经济和安全体系,比如说联合国,那是世界上最主要的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的组织。世界银行是专门向穷国、欠发达国家提供发展援助和支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是为会员国稳定他的货币提供帮助,关税及贸易总协定就是希望尽可能的让这个世界物畅其流,各个国家开展自由的贸易,今天就是我们看到的世界贸易组织的前身。

  除了建立这一套重要的国际政治经济和安全机制,美国还帮助西欧和日本实现了经济复兴,在西欧发起了著名的“马歇尔计划”,在亚洲向日本提供经济援助,重建它的经济。从一次大战到二战,二战结束以后是美国霸权的上升期,这个时候它不仅在力量上上升,它也有一些比较进步的理念,它希望建立一个更加和平、合作的世界,也希望为此做出贡献,有点像一个少年,他刚刚成长的时候,有很多好的想法,然后有担当、有贡献。这是二战的时候,我们看到的美国作为世界霸权的一个形象。

  但是很快在美国进入国际政治江湖之后,这个国家特别是它的霸权发生了变化,随着冷战的爆发和加剧,美国的国际行为逐渐异化,越来越具有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的特征,其领导作用越来越多的表现为在全球范围内的侵略扩张。

  首先是国际政治的军事化。

  二战结束以后冷战开始,美国在全世界建立了几十个军事同盟,这是跟过去不一样的,过去的老牌帝国是要搞殖民地,美国不搞殖民地,但是要有盟国,要有军事基地。所以它在全世界,亚洲、欧洲、拉美有几十个盟国,有2000多个军事基地,有几十万的海外驻军,然后跟苏联长期开展军备竞赛。冷战期间美国制造了2.9万个核弹头,包括战略核弹头和战术核弹头,这么多核武器可以把人类毁灭几百遍,就是整个的国际政治已经在冷战的大框架下被完全军事化了。这个与当初不管是威尔逊的十四点,还是《大西洋宪章》所提倡的国际政治的规范都大相径庭。

  第二就是美国在冷战期间对外开展了频繁且多样化的对外干预,冷战其实也有热战。
热战既有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也有像中央情报局在智利干的那样去推翻人家的合法政府,也有包括派军队直接入侵小国巴拿马等等这样的国家。

  有一个统计就是在冷战期间美国一共开展了72次颠覆其他国家政权的行动,其中66次是秘密进行的,通过情报部门进行,还有6次是公开的搞政变,只要美国觉得这个政府不符合它的利益,就要通过一切手段来改变当地国家的政权,这个时候不干涉内政的原则,各国政府有权选择自己政府形式的原则已经不再适用。

  第三是美国枉顾国际道义,长期支持一些腐朽、反动的政权,压制和阻挠一些国家人民进步的政治抗争运动和正义的民族解放运动。

  二战以后这个世界上发生了两个重要的运动,一个是民族解放运动,很多国家希望从殖民地获得独立,比如越南。但是美国出兵越南,因为他觉得如果越南在北越的领导下实现统一,那就会成为苏联集团、成为社会主义阵营的一部分,所以不能让越南实现他的目标。还有一个就是很多国家要推翻独裁政权,但是这些独裁政权是美国的盟友,美国这个时候考虑的已经不是民主也不是自由,而是从意识形态的角度看,你是不是站在我这一边,你的掌权是不是符合我的战略和地缘政治的利益。在亚洲我们看到很长一段时间,比如韩国曾经的独裁政权,菲律宾的独裁政权,中国台湾的独裁政权都得到了美国的大力支持,这也跟美国在国内所信奉的一套国际政治理念大相径庭。总之冷战的几十年是美国霸权异化的一个关键的阶段。

  随着冷战的结束,美国的霸权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就是要建立一个美国主导下的单极世界,冷战的时候很清楚,这是两极世界,一个是美国一个是苏联,随着苏联的解体,美国觉得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可以把他的霸权扩展到全世界,建立一个美国主导下的单极的世界,它采取了一系列的重大举措。

  第一是经济上大力推动全球化,全球化是什么?它就是商品、资金、技术、信息的全球流动,那美国作为这些流动的主要推手应该说,它收获了可观的政治影响力,有一段时间全球化就被认为是美国化,美国的商品、资金、技术,它的文化、它的理念、思想等等,顺着全球化的大潮向全世界扩展。美国在这个过程中,也收获了巨大的政治和经济利益。

  第二就是塑造新的国际机制。二战以后美国建立了一套国际、政治、经济和安全机制,但是在冷战时因为跟苏联的对抗,有些机制没有办法发挥作用,比如联合国,因为苏联是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苏联一投反对票很多事情就无法通过。冷战结束后不一样了,美国觉得可以重新打造一些重要的国际机制,比如说关税和贸易总协定,在这个基础上建立了世界贸易组织来推进自由贸易,还建立了一大批政治和军事机制,比如说军控、裁军等等,这些机制广泛的嵌入了美国的理念,充分体现了美国的利益偏好,是美国在国际、政治、经济、安全领域收获冷战红利的表现。

  我们讲到美国的霸权很容易就想到它的经济实力、军事实力,其实美国主导建立的国际机制是其霸权的一个重要的支柱,随着冷战结束,这个支柱也得到了进一步的巩固。


第三是维持同盟体系。刚才谈到冷战期间美国建立了全球的同盟体系,包括几十个国家,冷战结束后,因为不需要再跟苏联对抗,前苏联的那些同盟,华约等等全部解体了。但是美国仍然拥有同盟,在欧洲,北约被赋予了新的安全使命,向东欧和前苏联地区扩展。在亚太地区,美国跟韩国、日本、澳大利亚等双边安全同盟均被保留下来,而且进行了重新的定义。比如美国跟日本的安全同盟,冷战期间这是保护日本来对付前苏联的威胁。随着冷战的结束,前苏联的威胁消失了,新的敌人在哪里?新的敌人很明确,一个是中国,一个是朝鲜,这就是今天美日同盟的主要目标。美澳同盟也越来越多的指向了中国,也就是讲冷战结束了,但是作为冷战产物的美国的同盟体系保留下来了,而且它的使命有新的定义。

  第四就是北约东扩。冷战时欧洲是一分为二,美国控制西欧,前苏联控制东欧,但是冷战结束后美国要确保它的的影响力必须进入东欧,然后向俄罗斯边界挺进。不仅要把那些东欧国家纳入美国的势力范围,而且要对俄罗斯“兵临城下”,就是要把北约的军队和武器部署在俄罗斯边界附近。这显示了它缺乏对地缘政治的基本常识的理解,和对力量对比的一个基本的尊重。

  最后俄罗斯忍无可忍,2014年在乌克兰进行反击,随后拿下克里米亚,打了美国和北约一个措手不及,一直到今天为什么美国跟俄罗斯对抗是如此尖锐,就是因为美国认为北约东扩只剩下临门一脚,就是马上拿下乌克兰,但却被普京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而且一点办法都没有。因为美国不可能跟俄罗斯打一场全面的战争。这个就是美国在国际政治上不知进退,不知边界在哪里,简言之,就是手伸太长,最后犯了战略上的大忌,不尊重起码的力量对比。

  比这更重要的就是在“9.11”恐怖袭击之后,美国发动了两场战争,一是打着“打击恐怖主义”的名义入侵了阿富汗,第二就是美国制造了假情报,说伊拉克在发展大规模杀伤武器,然后绕过联合国对伊拉克进行直接入侵。这应该是冷战结束后第一次一个主权国家对另外一个主权国家这样公然的入侵,这两场战争让大家感到当美国的国力到了高峰以后,它是可以为所欲为,它不顾秩序、不顾规范、不顾准则,它可以把它的力量滥用到最大的限度。

  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一个目标,就是建立一个单极的世界,从克林顿到小布什,美国大战略的基本目标越来越明确,这就是要建立美国主导下的单极世界,巩固和加强美国的优势地位。

  1999年底,在世界进入新的千年的时候,克林顿在旧金山发表了21世纪的美国对外政策的演讲,在这个演讲中,他宣布这个世界因为全球化变得更加和平、更加安全、也更加繁荣,在人类进入新的千年之际需要一个领导,也只能有一个领导来继续为这个世界确保和平、安全和繁荣,这个国家就是美国。一个国家的领导人公开的向全世界宣布,只有他能够成为这个世界的领导,这反映了当时世纪之交,美国在它的国力空前膨胀的背景下,它的政治精英那种踌躇满志的心态。

  但盛极而衰,我们看到了21世纪,“9.11”事件、两场战争、一场危机,给美国带来重大的战略上和经济上的重创,这是美国完全没有预料到的。那么除了美国本身的变化,世界其它地区也在发生重大变化,特别是俄罗斯在普京领导下的战略复兴,还有中国改革开放几十年以后国力的积累、战略的进取,改变了后冷战时代美国在战略上独步天下的局面,世界开始发生大的变局。

  我们今天来看,支撑美国霸权地位的要素都在发生变化。军事上,俄罗斯军事力量的重振和中国军事现代化的推进,削弱了美国的军事优势。所以在欧洲,美国面对普京在乌克兰的坚决反击,它没有其它的选择。在亚洲,在西太平洋地区,在第一岛链内,美国已经没有为所欲为的军事能力,因为我们在第一岛链内已经有了保护我们国家利益的重要的力量保障。

  在经济上,当前美国经济占全球经济的总量的比重已经降到了二战以来的最低点。二战结束以后,日本和欧洲都被打烂了,苏联也饱受战争的蹂躏,这时美国一国就占了世界经济的50%以上。冷战结束后,在克林顿执政的8年,美国迎来了历史上最强的经济增长,所以在世纪之交,它的经济占到了世界总量的33%,就是三分天下的其一。但是今天美国的经济只占世界经济的四分之一还不到,而且还在往下走。这几天大家就看到一个消息,美国财政部要考虑发放50年和100年的债券。美国现在国债22万亿美元,已经超出了它一年的整个GDP,然后今年、去年它一年的联邦赤字就是1万亿,所以它是一个依靠借债度日的国家,但是过去这个国债可能是3年、5年、10年,最长的是20年、30年。但是现在不行了,因为时间短,要不断的还,到期以后要还债,再加上要还利息,已经支撑不下去了。怎么办?发50年,50年还不保险再发100年。我们中国人经常讲“父债子还”,50年那不是“子还”,那是“孙子还”。100年呢?那是曾孙子的曾孙子还债,接下来如果100年还不行,再发200年的。一个国家如果依靠这样来支撑,它能够支撑下去吗?也就是说,这个国家要支撑现在的军费开支,它在世界上的投入,已经难以为继。

  我们看到美国对国际事务的主导能力也在下降,在冷战时期至少美国的盟友是唯美国马首是瞻,冷战结束后,更多的国家跟着美国走,不管是为了经济上的好处,还是为了安全上的好处。

  但是今天我们看到即使美国的盟友也开始跟美国分庭抗礼,就是对美国这个国家的政策合理性、对美国世界作用的怀疑,导致它的盟友都开始考虑不能再跟着美国走,不能寄希望于美国。就像德国的默克尔说的一样,欧洲今后要靠自己。特别是特朗普上来以后,美国的盟友越来越多地产生了离心的倾向,从联合国的投票就可以看得出来,美国已经不能够像过去那样左右很多国家在联合国的投票行为,这就表明美国对国际事务的主导能力在下降。

  最后就是美国处理外部事务的资源在缩水,要有霸权,就要出钱、出人、出物,但是美国特别是现在在特朗普执政时期不愿意出力,不愿意出钱,也不愿意出人,他上台以后虽然美国的军费在增加,但是美国的对外援助是在大幅削减,对外援助长期被看作是美国软实力的重要部分,以前美国有一位国防部长就讲过,如果我们不想打仗,我们就要多在外交上花钱,但是现在美国说NO,我不愿意给其它国家提供援助,因为我要考虑到美国优先,当然背后就是它的资源在缩水,它已经捉襟见肘。

  这是讲的美国的优势地位在下降,当然我们讲到美国霸权的衰落,这跟美国作为一个国家的衰落是两个概念,美国作为一个国家,它的经济还在增长,它的综合国力还在上升,作为一个国家它还没有衰落,但是它的霸权主要是指它对世界事务的控制能力,它对世界其它国家和地区的控制能力在下降,这是讲霸权,这个已经是毫无疑问的在走向衰落。

  那么今后美国的外交战略怎么办?我们现在看到就是在美国霸权衰落的背景下,它外交上有两种选择:一种就是奥巴马时期,我们姑且叫“奥巴马主义”,一是减少对外军事干预,他汲取了小布什发动两场战争的教训,就是少打仗,少用武,充分利用外交手段,能够用外交手段解决、谈判解决的就不要用军事手段解决。有选择的介入,不要世界上任何地方发生事情美国都去介入。首先考虑这个地区对美国的利益是否重要,然后考虑,如果介入这个事情能够解决得了吗?因为今天大家看到特朗普要从阿富汗撤军,为什么?从2001年到现在打了十几年的战争,没有办法用军事手段解决阿富汗的问题,所以当初去用军事手段就是一个错误的选择,伊拉克也是这样。所以今后动武之前先想一想,动武能不能解决问题,如果不能解决问题这个仗就不要打了。同时更重要的还要考虑有没有盟友和别的国家一起去,不要单干,最后这个负担就是美国自己的,所以奥巴马时期认为美国要学聪明一点。但是同时奥巴马宣布,美国还要领导世界一百年。就是讲虽然资源在缩水,力量优势在下降,但是霸权地位或者用他们的话来讲领导地位,那是万万不可放弃的。所以奥巴马时期,应该是美国霸权的2.0版本,就是要当霸主,但是要少出力、少出钱、少打仗。

  另外一个就是特朗普上台以后做的,我叫它“特朗普主义”。特朗普主义的核心就是美国优先,就像他当了总统以后宣布的,我是美利坚合众国的总统,我又不是世界上的总统,我为什么要管世界上的事情,我为什么要背这个包袱。所以他首先考虑的美国的国家利益,大家注意,他应该是二次大战以后美国登上西方霸权的宝座以来,第一个认为美国对美国之外的其它国家和地区是没有义务的总统。不仅如此,如果他还认为,如果美国在一个国际组织、一个多边机构里,这个多边机构和组织不符合美国的利益要求,那美国宁可选择退出来、退群,这就叫“单边主义”,过去都是美国把大家招呼在一起,建立一个多边的机制,把别的国家拉进去,现在它主动退出来。所以大家搜一搜,特朗普上台以后退群已经退了多少。第三是减负,什么意思?告诉盟国我已经保护了你几十年,现在该你保护自己了,你自己要出钱,如果要我保护也行,那要交保护费。所以他跟韩国算了一个账,我在韩国驻军,我这个军费所有的开支要你出,另外再加50%,这50%就是服务费,我要保护你,那不是免费的,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所以这个账算得很清楚。所以对他来讲,他根本不在乎美国是不是要发挥领导作用,我现在考虑的就是我的利益,其他的盟友你如果表现好一点,那么多交一点钱我还保护你,否则的话那就好自为之,这是“特朗普主义”。

  那么今后美国的外交战略会往什么方向走?“奥巴马主义”还是“特朗普主义”还是什么其它的主义?

  我认为,从美国的政治文化,特别是它的外交政策传统来看,它不可能完全走特朗普路线,特朗普是一个极端,当然他反映的是美国国力的变化,美国霸权地位的变化。
但是我认为,在特朗普之后这个钟摆还是要往回摆一点,美国还想尽可能地维持他的霸权地位,或者所谓的领导地位,但是他要少出钱、少出力,这是最理想的选择。在世界上进行有选择的领导和干预战略,这个可能就是多少回到奥巴马的那样一个外交政策路线。就是今后的美国不会像过去那样,有那么多的理想,不会有那么多帝国的冲动,他也不会真的相信能够建立一个美国主导下的单极世界,这样一个单极世界的梦想已经不存在了,已经逝去了。

  那么随着美国霸权的衰落,我们看到的就是世界会进入一个新的时代,这就是后霸权时代。

  为什么说美国是人类历史上最后一个霸权国家?

  大家看从一战到二战到冷战,美国霸权应该是在非常特殊的历史条件下形成的,没有一战二战,尤其是二战,没有这些老牌帝国削弱或者崩溃,美国就没有机会顺利登上西方世界的宝座,也没有机会在二战以后建立一套它主导的全球性的国际机制。如果没有冷战几十年的对抗,打着对抗苏联,对抗共产主义的旗号,美国也不可能让这么多国家都投奔到美国门下,甘愿成为它的小伙伴为它提供军事基地,接受美国的保护。

  今后,第一在核战争时代、在核武器时代,大国之间不可能再出现像我们看到的一战二战那样大规模的战争,历史上大国的更替在多数情况下是通过战争实现的,今后不大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原因就是核武器。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再有机会在全世界建立这么多的同盟,建立这么多的军事基地,这也不可能。所以在这个意义上今后会有别的国家可能在国力上超过美国,这是完全有可能的。但是在国力上超过美国并不意味着能够对世界其它国家和地区建立这样的控制能力,包括对国际体系的控制能力,这个是在特殊的历史条件下形成的,可遇而不可求。

  那么在这个意义上,美国霸权的衰落正在使国际政治进入一个“后霸权时代”,如果讲二战以后国际政治进入“后殖民时代”,就是二战以后越来越多的殖民地独立了,世界上没有殖民地国家了,那么今天我们看到的就是这个世界慢慢的在步入一个“后霸权”的时代。

  大家最关心的就是美国霸权的衰落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好消息是美国霸权的衰落有利于推动建设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中国作为一个新兴大国,提出了对未来的国际关系的设想,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就像美国当年在一战和二战期间,对未来的国际秩序也提出了一些具有历史条件下的进步意义的设想一样。但是只要有霸权在,国家之间不可能真正实现相互尊重。美国尊重谁?美国只尊重它自己,因为它是霸权国家,它连自己的盟友都不尊重。美国跟你讲公平和正义吗?不,它是用实力说话。美国讲合作共赢吗?不,美国讲零和博弈,讲利益最大化,所以只要有霸权国家在,就不可能真正的建立我们讲的这种新型的国际关系。
另外一方面就是我们要注意到,美国在霸权地位开始动摇的过程中,已经锁定了崛起的中国作为它最主要的战略对手,这从特朗普政府的一系列公开文件和政府官员的演讲都已经表露无疑。霸权走向衰落时,国家是非常紧张、非常神经质的,它就要想谁是最有可能挑战我的霸权的。现在美国朝野基本上形成共识,这个国家就是中国。

  今天中美之间的经贸摩擦,表面上是两国在争夺经济利益,背后实际上是美国在打一场霸权保卫战,它是希望通过经济、科技、外交和军事手段,来放慢甚至中断中国崛起的步伐。对中国来说,我们不是为了跟美国争夺霸权,中国也不可能成为美国那样的霸权国家,中国打的是一场崛起突围战,我们还是希望崛起,希望实现国家崛起和民族复兴,但是我们离目标还有相当长的一段路,如果我们在这个时候被美国阻击下去,那我们就实现不了这样一个目标。

  二战以后挑战美国霸权的,美国人认为第一是苏联,几十年的冷战、军备竞赛,最后苏联自己垮掉了。第二是日本,日本80年代经济追赶美国,咄咄逼人,那时美国担心的就是在不远的将来日本就会超过美国,最后日本经济泡沫破灭了。所以这两个对手都被美国成功的制服了,中国是第三个,所以他认为他有办法来阻击中国。

  国际政治中有一个理论,就是新崛起的国家,力量达到霸权国家的60%时,这个相互之间的战略竞争就开始了,去年我们的经济总量达到了美国的65%,所以已经过了临界线,中美的战略博弈已经开始,比我们想象的来得更早,形势更加严峻,尽管当下的贸易战打的很火热,但是贸易战总归有结束的时候,然而中美之间的这样一个战略博弈,一个崛起国和一个霸权国家的博弈,会持续相当长的历史阶段,会持续多长时间?至少30年,就到本世纪中叶了。那在座的各位算一算,30年对你们意味着什么?你们现在20岁左右,到50岁,从20岁到50岁之间,就是你人生最宝贵的这样一段时光,你会有幸见证一个宏大的叙事,就是一个走向衰落的霸权,和一个崛起的国家进行长期的、艰苦的和全面的战略博弈。大家都很兴奋,因为对你们个人来讲,你们正有幸看到一场大戏正在演出,大幕正在拉开,你们每个人都有机会到舞台上去演出,甚至成为主角,在这个中美的博弈过程中发挥你自己的作用。

  从更广泛的视角来讲,就是你们的肩上实际上也有国家和民族的使命,中国能不能成功崛起,民族能不能成功复兴,就看今后30年,就看在座的各位。所以大家从到复旦的第一天起,你们就应该为这个做好准备。这也就是今天我讲这个题目的最主要的意图,谢谢大家!

  (本文内容由复旦大学通识教育中心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