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继永:“朝鲜劳动党七届二中全会揭示了什么”
  发布时间: 2017-11-09   访问次数: 25

郑继永:“朝鲜劳动党七届二中全会揭示了什么”,《世界知识2017年第22期

  10月7日,在朝鲜劳动党建党纪念日前夕,朝党召开中央委员会七届二中全会,提出了许多新的政策方向,人事上也出现诸多新的面孔。这一系列的变动彰显出朝鲜内外政策的诸多变化。

  特殊的背景

  

朝鲜召开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无疑是与9月3日朝鲜进行第六次核试后面临的国际、国内环境有关系的。召开本次会议的背景极其敏感。众所周知,朝鲜近年来进行了六次核试验、数十次导弹试验,联合国安理会也多次通过“史上最严格”的对朝制裁决议。连续多次遭到国际制裁、特朗普与金正恩互放狠话“互毁”,以及朝鲜内部因国际制裁出现的某些变化,这些因素构成了朝鲜召开本次会议的国内外背景。

9月11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第2375号决议后,对朝凝析油制品输出减少了约1/3,决议还对朝鲜产纤维制品采取了禁运措施。同时,也有说法称,到2018年1月初为止,在华朝鲜企业也将全面撤出。如果这一说法被证实,对华经济依赖十分严重的朝鲜将面临前所未有的孤立,遭受的经济打击、社会冲击可想而知。同样,在南美、欧洲、中东部分国家蔓延起来的对朝“断交潮”也使朝鲜的国际环境更加窘迫。

全会的内容也从侧面证实了这一判断。金正恩在大会报告中强调,“美国纠集追随势力,连续操纵出台联合国安理会所谓制裁决议,穷凶极恶地妄图抹杀朝鲜的自主权、生存权与发展权”,这样的话语从侧面表明,一系列的对朝制裁决议已经让朝鲜感受到了危机,甚至影响到了“生存”和“发展”。

与这一背景相呼应,金正恩使用了“自立经济强国”的新词语,强调朝鲜“人民经济的主体路线”和自力更生的方针。正是为了克服制裁可能带来的深重危机,朝鲜不得不练好“内功”,深挖内部潜力,加大内部经济循环,以减少对外经济依赖,尤其是经济结构上的对华依赖。实际上,在之前朝鲜的报道中,已经有诸多经济部门在8月和9月宣布完成2017年度计划,这也是在展示武力的同时,显示经济上的自我“造血”能力有所提升。同时,朝鲜也鼓励民众,尤其受制裁影响较大地区的民众能够激活市场等要素,以“顶住压力”,克服危机。

  

  引人遐想的人事变动

  

从会议的结果看,人事问题成为世人最为关注的问题,也是会议的一个亮点,更让人对朝鲜这一特殊的政体产生了不少想象。

在党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中,金正恩从组织人事方面对朝鲜劳动党的人事进行了史无前例的大换血。最为显著的特点是年轻化和“功劳化”,年轻一些、经验丰富的实务派更受重视,而且在金正恩接班之后对核研制、导弹研发以及经济社会发展做出贡献的官员成为晋升的主角。从会议公报来看,此次人事组织问题大致有以下几个特点。

首先,去年召开的朝党七大任命的九名副委员长中有六名重新补选。党中央委员会副委员长是朝鲜劳动党的重要职务,也是朝鲜在决策过程中非常倚重的最高领导集团之一。2/3的人员被撤换,意味着朝鲜的内外政策面临着大变动,而其最重要的方向当然也是为了更好地执行金正恩强调的“核经并进”政策。

其次,党中央委员会中专业部门的18名部长中,有七人重新补选。实务人员出现大幅更迭,显示出金正恩对新的领导班子执行力度的重视。这些人是朝鲜内外政策的真正核心执行层,近半数人员的撤换,也意味着朝鲜更重视实务执行层面,尤其是具体战术的执行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如最近崔善姬等人频繁出访,也显示出朝鲜意图通过外交努力和实务“技巧”来解决问题的想法。

第三,朝党七大选出的党中央军事委员会成员共12人,除委员长金正恩之外,另11人中有四人被撤换或重新选出。新晋人员也多为对朝鲜的军事与核导发展有“巨大贡献”的推动者或关键人物。

本次党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中,最引人注目的是迅速崛起为朝鲜权力核心人物之一的朴光虎。朴光虎几乎不为外界所知,现在突然成为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委员、党中央委员会副委员长、党中央委员会部长,甚至主持了拥戴金正日就任总书记20周年的中央庆祝大会。朴光虎的崛起对于朝鲜的权力走向意味着什么,需要密切观察。

同样,朝鲜政治的“常青树”——崔龙海的地位蹿升也令人瞩目。本次全体会议中,崔龙海重新成为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兼任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政务局、党中央军事委员会等重要职权。在军事领域权能的扩大,也预示着崔龙海将在军事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其在朝鲜党政活动中的地位不断凸显。

另一个倍受关注的人物是金正恩的胞妹金与正地位的变化。金与正在本次会议中成为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候补委员。年仅30岁的金与正被正式纳入仅仅由30人左右组成的朝鲜领导集体,其对于朝鲜未来政治走向的影响令人产生想象空间。

在10月8日拥戴金正日就任总书记20周年的中央庆祝大会上,朝鲜介绍参加大会的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常委的顺序也令人遐想。以往的介绍顺序一般是金永南、黄炳誓、朴奉珠、崔龙海。而本次庆祝大会的顺序则是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长金永南、党中央委员会副委员长崔龙海、内阁总理朴奉珠、总政治局长黄炳誓。崔龙海、朴奉珠、黄炳誓三人的顺序出现颠倒。这是不是意味着朝鲜将有军事色彩的黄炳誓置后,而将主导体育文化与经济的崔、朴二人置前,意在向外界表明某种信息,就不得而知了。

  

  显示多重目的

  

无论是会议召开本身还是人事更迭,都有着朝鲜自己的政策逻辑。虽然有着前述的背景因素,如朝鲜有可能是考虑到第六次核爆后面临前所未有的制裁困局,而有意彰显其拥核能力已经达到极致,进而转头重视经济,以更有效地执行“核经并进”的路线。会议特殊的时机与丰富的内容也显示出朝鲜在政策上的多重目的。

首先,显示金正恩目前的政策清晰稳定、地位稳固、执行力强的一面。面对重重压力,外界有对朝鲜政策走向的诸多猜测。召开全会本身就是意在向世人表明,朝鲜不但不会屈服于国际压力,一切运行正常,而且有着正常的“政治新陈代谢”,通过人事与政治架构的变化来彰显明确清晰的内外政策和强大的执行能力,显示朝鲜的政策会“坚定执行下去”,告诫外界打消对于朝鲜可能会“屈服”或“转向”的认知,更不要臆想通过“某些外界力量”来改变其政策方向。

其次,普通民众的民生得到重视,“核经并进”战略中被忽视的“经济”将成为重点。在金正恩的报告中,提及军事与核问题的部分并不多,展示出的态度相对柔和,而对“民生”“生存”“发展”等词语的提及也展示出朝鲜对普通民众民生的关注与重视。其原因虽然有国际社会制裁造成的部分地区民生困难等原因,但更重要的是展示金正恩重视民生的一面,而民生政治的最大推动力当然是发展经济,即将过去几年来“核经并进”战略中不太突出的发展经济置于更重要的地位,彰显金正恩在经济领域的强大领导力与“亲民”的色彩。

再次,试图“超越”核问题,将核武力“常量化”。大会报告中未过分渲染核问题,隐含的另一个意图就是朝鲜试图将六次核试验和数十次导弹试验展示的核导能力转变为朝鲜内外行为的“常量”,意在向内外表明,核武能力不容谈判,外界不必再拿核武“说事”,朝鲜成为“核国家”已经是无可否认的事实,强行抬升朝鲜在未来核协商中的地位。

第四,强调外因的作用,激发内部团结与活力。报告内容中,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就是对“美国及其追随势力的威胁”的强调,这些势力不但威胁到了朝鲜的“生存权”,更严重危及朝鲜的“发展权”。换言之,朝鲜目前的环境并非“内因”造成,完全是“外因”的结果,只有内部加强团结和激活内部力量,才能克服目前的困局。(作者为复旦大学朝鲜韩国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