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早报》:“奥巴马亚洲行,惨了自己,帮了日本”
  发布时间: 2014-05-12   访问次数: 79

来源链接:http://epaper.dfdaily.com/dfzb/html/2014-05/09/content_887650.htm

 

如果要给奥巴马的亚洲行打分,能获得几分?日本东京电视台的政论节目打出了60分,并特意强调其在日本的收获为零。刺激中国的同时却没能谈成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奥巴马踏上空洞的回国路,韩国《首尔新闻》429日总结奥巴马亚洲行,认为并不太成功。

相比美国这两个盟友的委婉评价,美国国内媒体则更为直接地指责其为失败之旅。《华盛顿审查者报》428日称,民主党前总统候选人杜卡基斯曾将一句希腊谚语引入政治词典——“鱼臭先臭头,对奥巴马的外交来说,这比喻最恰当不过。《纽约时报》称,奥巴马很渴望在第二任期内留下外交遗产。但第二任期已过去15个月,所有目标都问题重重。美国《福布斯》表示:别责备奥巴马外交无效了,现在本来就是美国的债权人说了算。

如何评价奥巴马的东亚之行?在7日召开的第二期复旦-东早世情圆桌上,与会专家学者做了交流讨论。

访问目标没有实现

 奥巴马这次东亚之行是一次补课,姗姗来迟,本来去年应该来,后来因为国内问题推迟了。这次访问的背景就是他在国内的政治支持率很低迷,同时在国际上面对突如其来的乌克兰危机,有压力。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吴心伯说,所以奥巴马的国内外处境并不有利。他手上的牌也非常有限,他这次来做成交易的愿望很迫切,特别是希望以虚换实,以安全换经济。

吴心伯认为,奥巴马的亚洲行有3个主要目标。在政治上,主要显示第二任期内继续推进亚太再平衡战略的政治意愿;在经济上,要在TPP的谈判上取得进展,以展示其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具体成就;在安全上,要安抚在东海和南海与中国争斗的日本、菲律宾,加强美国与他们的合作,牵制中国。

那么,上述目标到底实现了没有?拿最主要的经济目标来说,因为日本是TPP谈判中美国最主要的对手,也是妨碍TPP谈判达成的主要障碍,所以奥巴马这次全力以赴要在对日谈判中取得突破。包括在钓鱼岛问题上作出罕见表态以向日方示好,但是因为日本在目前的情况下不在TPP谈判上对美国作出让步,所以尽管谈判进行得非常艰难,但是没有取得突破。也就是说奥巴马这次东亚之行最主要的目标没有实现。吴心伯说,另外一个进行TPP谈判的马来西亚,在这个问题上也没有取得进展,所以可以讲奥巴马的东亚之行在经济上一无所获。

而在政治上,奥巴马在东亚地区的盟友对美国能否长期持久地关注这个地区的疑虑,实际上并没有得到根本缓解。在安全上,奥巴马主要向日本表态,支持日本突破宪法限制,明确它行使集体自卫权的立场。然后美日防卫合作指针才能进行修改,但这个问题可能要到明年解决。

 2009年首次来日时相比,奥巴马正在成为较弱的总统。今年11月的美国中期选举中也肯定不会胜出吧。日本政治评论家浅川博忠指出,“2009年时,因为鸠山由纪夫首相对美军普天间机场搬迁问题迷失方向,才会显得奥巴马那一方有比较强硬的立场。但是现在,对于奥巴马来讲,无论如何都要推进TPP,反而使得他处于较弱的立场。

 安倍拖着美国走

奥巴马的此次亚洲行,获得最大满足的无疑便是日本。

奥巴马在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会谈后的联合记者会上表态,《日美安保条约》第5条适用于包括钓鱼岛在内所有处于日本管辖之下的区域。报道称,美国如何看待钓鱼岛备受各方关注,日本各大媒体也以该发言为焦点进行了报道。虽然先前美国高官多次确认钓鱼岛适用于《日美安保条约》第5条,但总统的发言意义更为重大。

 这次奥巴马的东亚之行,不能说给日本吃了一个定心丸,也不能说打了一针鸡血。我认为日本这些年,冷战结束之后寻求国家战略方向转移的第一个目标,应该是实现了。复旦大学日本研究中心主任胡令远说,日本要实现一个战略目标,必须要有一个抓手,最好的抓手就是钓鱼岛问题,通过钓鱼岛把美国紧紧抓住,它不是一个小的问题,它的军事、经济价值非常明显。另外和所谓南海的互动等等,周边也可以都搅动起来。

胡令远认为,此次日美签订联合声明的意义是,日本在寻求整个国家民族未来命运的方向上,找到了一个突破口,而且获得了美国的首肯,接下来它要一步步推进,解禁集体自卫权,然后再修宪,军事上能够真正实现所谓的不要别人,不要美国,能够自己来保卫自己。

随着安倍的强军路线渐明,安倍政府在涉及深化美日同盟发言的情况下,所表达的内容却与积极和平主义不符。《成为能够战斗的国家——安倍政府的真面目》书的作者齐藤贵男指出,构建和美国样的日常性战时体制才是日本政府的目标。日本东海大学国际协作中心的阿卜杜拉认为,在无法看见对等的日美关系下,安倍的民族主义思想已使得长时间接受和平教育的日本陷入了民族主义过敏症的状态。

日本前外交官美根庆树认为,日本没有领悟奥巴马发言的真正用意。日本决不能因这一发言感到放心,实际上今后才更加麻烦。这是由于奥巴马敦促安倍采取积极措施来解决与中国间关于钓鱼岛的纷争,而且使用了非常严厉的措辞。

奥巴马在记者会上明确表示:不开展日中间对话、不构建双方的信任关系而任由事态升级是一个重大的错误重大的错误这一表述的原文是“a profound mistake”,但现场的同声传译和日本首相官邸记录则译作不正确的非常令人不满意的错误

美根庆树指出,多数媒体基于这一译文对奥巴马的发言进行了报道,进行分析时也只使用了提醒日本等程度的语句。几乎没有一家媒体对重大的错误这一表述作出准确的报道。重大的错误一词用于敌对国家尚可理解,但如此强硬的措辞决不应出现在同盟国之间。此举可以说是表达了美方对日本政府坚持的没有必要就钓鱼岛问题与中国对话方针的不满。日本国民必须认识到这一点。

 所以奥巴马尽管就钓鱼岛问题做了表态,但是美日联合声明强调,要同中国发展富有成效的关系,强调要同中国进行对话,在钓鱼岛问题不能挑衅,不管是行动上的,还是言词上的,背后反映的也是华盛顿对安倍的警惕感。吴心伯说,日本内心对美国批评安倍参拜靖国神社,以及在中国设立东海防空识别区问题上与日本拉开距离是感到失望和不满的。所以坦率来讲,现在美日关系的状态并不好。

 为了防止美日同盟进一步漂流,美国必须加大对日本的支持力度,但这有可能会被安倍拖得进一步往与中国对抗的方向走。这个时候美国的政策处于一个比较微妙的状态。吴心伯说,因为日本现在吃准了奥巴马需要利用日本因素,需要依靠日本。所以在目前阶段,安倍基本上觉得美国不会公开地站出来反对他的政策。但是如果说对抗崛起的中国,是日本今后不可改变的一个战略选择的话,那么我觉得到了一定程度,美日在这个问题上很可能会产生一种紧张的关系。

敲打并安抚中国?

在东南亚方面,美菲之间签订了为期10年的加强防卫合作协议,美军今后可以更多地利用菲律宾的军事基地加强它在东南亚特别是南海的军事存在,也可以更多地投资在菲律宾,修改和改善军事设施,包括在南海周围的一些军事布局。

 如果说要实现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中方提出我们不争霸,不建立势力范围,不搞扩张,美方要接受中方大国的崛起。在这个过程当中,我感觉美国是有一点不信任的。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蔡鹏鸿说,这个矛盾首先是在东南亚地区反映出来,如果说从政治安全角度上来看,主要还是在南海地区能不能建立信任。

因此,按照蔡鹏鸿的话来说,奥巴马的东南亚之行,他既要来敲打中国,又要来安抚中国。所谓敲打,是指美方在军事上介入这个地区。“22年前他撤出东南亚,撤出东盟,撤出菲律宾,从军事基地走掉,那么现在又重新回来,他是要来敲打。

而所谓的安抚,奥巴马无论在马来西亚还是菲律宾,有记者问:如果中菲发生战争,采用武力方式夺回菲律宾占领的仁爱礁等,你怎么看?奥巴马回答说,美国不设红线,他支持中国的发展,没有直接回答中菲发生战争美国采取什么态度。从这个角度我也觉得他希望同中国建立新型大国关系,不希望南海问题上中美之间发生对抗。但是菲律宾有一个防务合作协定放在那里,所以它既有敲打我们,也有来安抚我们(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