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鳌亚洲论坛:沙祖康:“要实现全球治理结构民主化”
  发布时间: 2014-04-14   访问次数: 127

  

2014年博鳌亚洲论坛今日在海南博鳌召开,在网络空间的行为准则与国际合作分论坛上,联合国前副秘书长沙祖康表示,要实现全球治理结构民主化。

沙祖康:我觉得我们要确保越来越多的互联网用户是来自发展中国家,我们也要实现全球治理结构的民主化。

以下是文字实录:

沙祖康:谢谢,刚才我们做了很有趣的讨论,从我的角度听到各方的畅所欲言了,我也想总结几点。从刚才的对话来讲,我在联合国的走廊里听到了很多大家的对话,那些倡导大家称之为多利益相关方的方法,也就是国际多边磋商机制,这些国家是发展中国家吗?这些国家的主要担忧就是ICANN和联合国的关系是怎样的?这是他们最担心的。当时第一次会议在瑞士召开的时候有中国代表参加,当时欧盟提交了5-6份建议书,巴西、南非、俄罗斯都提交了建议书,建议书都提出了反对美国政府控制ICANN,不管是对还是错,都是大家担心的问题,大家在联合国的走廊,以及在公共场合讨论的问题。很多支持者、倡导者认为这个问题应该由多国政府探讨,刚才傅司长介绍了中国政府的立场,这不是中国政府和其他国家政府的问题,而是国际组织独立于世界任何一个主权国家,无论是中国、俄罗斯、美国、新加坡等等,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应该操控国际网络空间的组织,这不应该受到主权国家的操纵。

第二,核心资源如何分配?不知道大家一共有多少核心服务了,根据我的了解有13-14项基本原则,规则已经在欧洲和澳大利亚等国家实施了。中国是一个大国,中国是13.5亿人口的大国,中国的互联网用户不断地增长,印度人口慢慢追上中国,印度人口已经达到10亿了。我看到核心互联网资源没有得到公平的配置、分配,所以我非常同意刚才两位傅先生所讲的,万一出了问题,尤其是诺顿事件发生之后大家非常害怕,万一某个服务器停转了怎么办?这种焦虑,这种担忧可能是完全站不住脚的,但大家也有这种担忧,这是大背景。

第三是决策机构,我们在中国有全球理事会,我们要看一下全球理事会、全球治理委员会的组成,应该由哪些成员国组成,这些成员是不是公平的代表了各国利益?如果你检查一下名单,结论很清楚,并不是能够很好的代表像中国、印度、尼日利亚这些发展中国家绝大多数网民的利益。而全球理事会治理委员会的委员大多数都来自于发达国家,这跟历史和背景有关。我觉得我们要确保越来越多的互联网用户是来自发展中国家,我们也要实现全球治理结构的民主化。不是在倡导任何国家应该主导国际机构,我是给大家介绍这个信息和背景。我们刚才讲多利益相关方的方法是由某一个国家主导的办法,我们必须要解决这样的担忧,谢谢大家,谢谢大家的聆听。我作为主持人我希望没有过多打断大家的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