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早报》:张浩川:“消费税上调不会威胁安倍政权”
  发布时间: 2014-04-08   访问次数: 106

来源链接:http://epaper.dfdaily.com/dfzb/html/2014-04/08/content_878947.htm

 

这次消费税上调的真正目的在于增加日本政府可动用的财政资源。目前日本财政支出的约四分之一用于支付国债利息,而在地方交付金不能减少,社会福利只增不减(少子老龄化)的情况下,可动用的财源只有公共事业投资和军事费用。而这两项又是安倍经济学当前不能削减的开支,所以,增加消费税成为了增加政府财政筹码的最佳选择。

201441日,日本将原有的消费税税率5%上调至8%。这给日本经济的走向以及中日经济关系增添了诸多不确定的因素。

日本消费税的沿革

消费税是以消费品(消费行为)的流转额作为课税对象的各种税收的统称,是政府向消费品征收的税项,可从批发商亦可从零售商征收。在日本的税制结构中,消费税作为一种间接税,是对日本国内销售的商品和服务按价格的一定比例普遍征收的一个附加值税,涉及几乎所有货物和服务交易的各个环节,类似于我国的增值税。

消费税正式走上日本的历史舞台是在1989年,历时并不长,但是从其被提及到实施以及之后的历次改革都充满争议。因此,消费税一直是日本政治中最受关注的议题,甚至被视为是不可触碰的政坛禁忌。不管是最早提出银行从业资格考试公共基础消费税构想的大平正芳(1978年时任日本首相),秉承其理念改头换面推出卖上税(销售税)设想的中曾根康弘(1986年),还是确定了消费税法初定税率3%的竹下登(1988年时任首相)都在之后惨淡下台。而在1997年力排众议将消费税税率上调2个百分点的桥本龙太郎首相也在第二年参议院选举惨败,引咎辞职。2009年鸠山由纪夫领衔的民主党豪取政权的杀手锏之一正是不增加消费税。其后任,无论是倒戈推动消费税增税的菅直人也好,处心积虑强推消费税增税的野田佳彦也罢,在这个问题上始终不得人心。因为日本的民众将面临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支出的增加。

 安倍经济学的终结者?

众所周知,当下的安倍政权自上任伊始,便打着安倍经济学的招牌,出台了一系列的经济举措,意欲重整日本经济。虽然,在量化宽松等短期金融政策(第一支箭)的强势推动下,日本经济一度出现反弹迹象。但是随着财政政策(第二支箭)止步于各既得利益集团的纠结迟迟难以落实,和第三支箭成长战略的不发而终,安倍内阁任期的日本经济呈现出高开低走势态,经济增长率也已开始下滑。因此本次消费税率的上调,不仅成为了验证安倍经济学成败的试金石,更有可能成为日本经济走势新的分水岭。毕竟日本国民至今对上次上调税率还心有余悸(当年消费税税率从3%提高至5%之后日本经济增长率由1.6%骤降为-2%)。

消费税上调后的日本经济肯定会受到较大的冲击,很可能会再次跌入消费不振的泥潭,安倍经济学所提出的2014年度的GDPCPI等实际目标也会落空。虽然日元汇率可能相对稳定在1美元兑换100-110日元之间,为日本的出口企业增加有利的因素,但是贸易收支恶化依然严峻,而上调的消费税对于改善日本的财政困境更是犹如杯水车薪。现在,日本的国家债务已经高达GDP240%,远远超过希腊、意大利等国,日本专家曾经测算要在50年内将日本财政赤字消除,消费税率必须上调至38%,这显然是日本国民无法承受的。因此尽管安倍经济学具有短期效果,但不足以治愈日本经济结构性内需不足的顽疾。

目前,日本国内产官学基本已经统一了认识,即消费税率上调后必将带来经济的低迷。为了缓解消费税上调后所带来的冲击,日本政府接连通过预算法案,扩大公共财政支出。同时,政府高官对主要企业轮番轰炸威逼利诱促成民间企业涨薪。但是,安倍期待通过涨薪以需求拉动通胀的愿望也很难如愿。丰田汽车等大企业只愿意给员工增加约1%(约2000日元/月,约合140元人民币)的基本工资。而从日本高达37%非正式雇员(女性约50%)的比例来看,不但普调工资难以实现,而且有进一步拉大贫富差距的可能。因此,日本的经济整体形势不容乐观,消费税税率上调也很有可能成为安倍经济学终结者

增加政府财政资源

应该说,这次消费税上调的真正目的在于增加日本政府可动用的财政资源。目前日本财政支出的约四分之一用于支付国债利息,而在地方交付金不能减少,社会福利只增不减(少子老龄化)的情况下,可动用的财源只有公共事业投资和军事费用。而这两项又是安倍经济学当前不能削减的开支,所以,增加消费税成为了增加政府财政筹码的最佳选择。

虽然这次税率上调并没有引起与1997年税率上调时那样的疯狂的民间抢购潮,但是日本国民的冷静对待中更多带有的是对经济现状的无奈。特别值得关注的是:这次出现了空前规模的对黄金、高级珠宝等保值产品的抢购风潮。这也直接反映出日本民间对经济走势的悲观态度。

日本政府已经明确表示希望把税率上调对日本经济的震荡期压缩在456月之内,寄望于2014789月的经济表现,把整体经济拉回轨道。自民党高层甚至直言:将针对789月的实际经济指标来判断是否在年底继续上调税率,一旦日本经济难以重归上升轨道,二次增税将无限期延迟。

尽管安倍经济学可能寿终正寝,但是就目前情况来看,此次消费税上调并不会对安倍政权构成很大的麻烦。其一,决定税率上调的是民主党政权,自民党只是依法执行,所以不会受到日本国民的迁怒。其二,一旦日本经济出现颓势,前文提及的二次增税的无限期延迟则可以作为安倍政权的亲民措施,反而博得国内的好感。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即,不管是党内还是党外安倍目前没有竞争对手。因此,此次的消费税率上调并不可能对安倍政权构成根本性的威胁。

当然,这也为今后中日经济关系的发展蒙上了阴影,目前中日之间的政冷经凉已经定型。如果说2012年出现中日双边贸易额下滑态势的原因可以归结于中国经济减速的话,那么2013年就很难用此来解释。事实上中国经济基本保持了7.7%的经济增长率,和前一年差不多,但是中日双边贸易额和投资额却还在进一步下滑。可见,中日两国关系的恶化已经对双边贸易和投资造成了很大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