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院第34期“国研沙龙”谈中印洞朗对峙事件
  发布时间: 2017-09-03   访问次数: 11

2017830日下午,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以下简称“研究院”)第34期国际问题研究“青年学术沙龙”(以下简称“国研沙龙”)活动在美国研究中心举行。本期活动的主题为“中印洞朗对峙事件及其对中印关系的影响”,由研究院南亚研究中心主任张家栋教授和南亚研究中心副主任林民旺青年研究员共同主讲。活动由研究院南亚研究中心原主任杜幼康教授点评,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吴心伯教授主持。研究院祁怀高副教授、章节根副教授、陈娟博士后,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朱杰进副教授、张骥副教授,复旦发展研究院及上海高校智库管理研究中心部分教师也参加了该期“国研沙龙”。

  张家栋主要从中印关系和印度的安全关切的角度,来分析这次印度越境行动的动机与影响。印度认为,中国一直在侵蚀印度在南亚的主导地位,不仅与巴基斯坦“准结盟”,还已经“诱使”尼泊尔、斯里兰卡和孟加拉国等国家与印度离心离德。现在,中国又显示出与不丹接触、甚至要解决边境斗争并建立外交关系的倾向。在这一背景下,印度认为中国在洞朗地区修路的行动,将影响印度东北地区的安全,还将影响印度与不丹的关系。在这种情况下,印度决定通过越境行动,来阻止中国修路,打破中国的节奏与步伐。但是,印度决策层对中国的可能反应没有做出充分的估计。在这次中印洞朗对峙中,双方都大量使用了“1962年语言”,火药气十足。但最终双方发现,为这一事件发生军事冲突,不符合两国利益。在金砖峰会时间点的催促下,双方相关部门决定相向而行,以双方都保存面子的微妙方式,结果了对峙。对峙虽然结束,但对中印关系的影响并没有结束。最近几年来,中印关系逐渐走低。双方都需要从战略层面重新审视双边关系,以应对新的国际和双边关系形态。

  林民旺在发言中,就洞朗对峙发生的经过进行了详细的介绍。他分析了印度在这一过程中提出的各种辩护理由,包括印度辩护说对中方修路有“安全关切”;称洞郎是不丹领土,或者至少是中不的争议领土;或者称中、印、不三国的交界点在巴塘拉,而不在吉姆马珍山,以及声称中印锡金段边界并没有确定。从表明上来看,印度的辩护理由是为了辩护其“非法入境”。但在实质上,印度的核心诉求是借此故意否定1890年《中英会议藏印条约》,制造出洞朗地区的主权争议,借着替不丹“出头”来替不丹主张洞朗的主权归属,以此掩盖其不希望洞朗被划为中方的目的。另一方面,印度也是越来越担心中国和不丹的边界谈判即将完成,借此机会打入楔子,并防止不丹对印度的离心倾向。

  张家栋和林民旺都有在中国驻印度大使馆的长期工作经历,不仅对印度有较深刻的了解,对中印关系实务也有一定经验。在中印洞朗对峙事件期间,复旦大学南亚研究中心与印度基金会坚持在复旦大学举行了第四次“复旦-印度基金会中印关系对话”(2017712日),受到中印两国几十家媒体的关注。在对峙过程中,南亚研究中心研究人员积极在国内外媒体发表评论,与印度学者保持密切联系,频繁交换观点,对问题的最终解决发挥了一定的正面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