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报》:联合国全球治理机制有待完善
  发布时间: 2017-06-21   访问次数: 10

  在全球性挑战、世界性风险日益增多的时代,联合国如何更好地发挥作用,应对共同的挑战,实现世界的持久和平与长期繁荣?中国在联合国框架内怎样共同研究解决问题,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6月17日,复旦大学联合国与国际组织研究中心主办的“全球治理与中国的联合国外交”学术研讨会在上海召开。与会学者认为,联合国作为国际安全与和平的维护者、普遍性国际规则的制定者、全球治理体系的支撑者,其作用无可替代,并将继续在国际事务中发挥积极作用。随着中国参与联合国事务的不断增多,中国的联合国外交正进入一个崭新阶段,中国需要就联合国问题开展更深入的研究,为联合国作出更大的智力贡献,为世界提供更多的公共产品。

  为世界和平发展

  付出巨大努力

  从51个创始成员国到现在193个会员国,联合国已经成为最具普遍性、代表性和权威性的政府间国际组织,为世界和平发展付出了巨大努力。

  联合国前副秘书长、复旦大学联合国与国际组织研究中心首任主任陈健表示,时代和国际形势的变化,联合国自身性质和作用的变化,以及中国的世界观与外交战略的变化,决定了中国与联合国关系处于变化与发展之中。

  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以及第三大联合国会费和第二大维和经费贡献国,中国在联合国的地位和分量逐步上升。中国驻印度前大使、亚欧基金会前总干事张炎认为,在全球治理的过程中,联合国重视并需要中国的参与和贡献,通过联合国这一平台,中国积极参与地区问题的解决,致力于维护世界和平与稳定,着力推动国际经济、金融体制改革,谋求国家经济可持续发展,在应对国际恐怖主义、气候变化、突发性传染病等全球性挑战中发挥了独特的作用,充分体现了一个负责任大国的担当。

  提高在经济治理方面的作用

  当前,全球经济仍在缓慢复苏,世界仍处于各种传统和非传统安全威胁之中,管理好“地球村”既需要各国的通力合作,更需要联合国的协调努力。

  “全球治理是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其间充满曲折,因而需要用长远的时间框架和辩证的方法予以看待和支持,联合国需要探索顺应全球治理及其机制的发展规律。”在上海市国际关系学会会长杨洁勉看来,当前,全球增长动能不足、全球经济治理滞后和全球发展失衡,已经成为全球治理的重要任务。而在全球治理的诸多难点中,体制机制滞后问题十分突出。在战争、和平、安全、军事方面,联合国安理会举足轻重,但联合国在全球经济治理方面的作用和影响还有待提高。

  “和平赤字、发展赤字和治理赤字是当今人类面临的严峻挑战。”联合国南南合作办公室前主任、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丝路研究院院长周一平说,多边主义是消除“三大赤字”的坚实基础,联合国是多边主义的基石。联合国发布的《2017年发展融资进展与展望报告》显示,2030年全球仍有6.5%的人口面临极度贫困的危险,而这些贫困人群大都生活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发展是和平的基础和保障,消除发展赤字特别重要,而善治则是发展的前提和根本。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的初心即是为沿线国家带来和平与发展。

  加快体制机制改革

  近年来,发达经济体对全球经济的主导能力减弱,新兴经济体对全球经济发展的贡献不断增加。以“金砖五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的登台、“亚投行”的诞生、以二十国集团代替七国集团为标志的全球经济治理新机制的产生,历史性地打破了西方国家主导全球治理的格局,加速了全球政治多极化的历史进程。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刘学成表示,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对世界秩序和全球治理议题的讨论一直是热门话题。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区域一体化进程蓬勃发展,以区域组织的章程、指导原则、行为准则规范成员国的行为,超越了联合国及其附属组织。全球和跨地区行为体的涌现,对全球治理构成了严峻挑战。

  杨洁勉认为,未来数十年,联合国要在全球治理的体制机制改革中发挥主导作用,首先必须加快自身的改革,当其机制落后于时代时,联合国就很难在全球治理中发挥“领头羊”和“排头兵”的作用。同时,联合国在体制机制改革上需要有新思想和新理念,在推动社会进步和发展方面有更加超前、可行的理念和愿景。此外,联合国还需要重新确定与其他国际组织的关系。

来源链接:http://sscp.cssn.cn/xkpd/xszx/gn/201706/t20170621_3555992.html#10006-weixin-1-52626-6b3bffd01fdde4900130bc5a2751b6d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