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汇网: 张家栋: 拉胡尔·甘地辞去国大党主席,印度尼赫鲁-甘地家族时代要谢幕了吗?
  发布时间: 2019-07-15   访问次数: 10

  73日,印度国大党主席拉胡尔·甘地宣布辞职。在辞职信里,他称“负责任对于国大党非常重要”,这也是他宣布辞职的主要原因。

  在前不久结束的印度大选中,印度国大党(INC)再次失败,仅仅获得52个席位。虽然比上次大选中的44席多,但印度人民党(BJP)的执政优势进一步扩大,获得303个席位,比执政必需的半数席位272席还要多31席。

  客观上来看,大选失败的原因不在国大党,也不在拉胡尔·甘地本人,而在于印度国内政治社会形态的变化。自建国以来,国大党主导的世俗、多元、宽容的社会政治文化,正向集中、极端和排斥的方向发展。在这种情况下,民众更关心的是国家的崛起与强大,是国家安全,而不一定是西方民主政治所强调的平等与宽容。在这种情况下,印度选民可能更需要一个强势的领导人,而不是一个更加宽容的领导人。

  而在国大党所代表的反对党阵营中,恰好没有任何人能够出来与现任总理莫迪抗衡。事实上,在印人党内部,也是如此。因此,这次大选对印度传统的政治体系也构成了冲击。因此,这次大选就更像是一次直接挑选领导人的选举,而不是议会选举。在这种情况下,强势领导人的功能被无限放大了。  

  但由此推测,印度的尼赫鲁-甘地家族的政治时代是否已经谢幕,这还是一个问号。 

  印度国大党成立于1885年。1947年印度独立后,国大党成为执政党,尼赫鲁出任首位政府总理。在迄今为止的72年中,尼赫鲁-甘地家族领导了印度60年,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具生命力的政治家族之一。一个建国型家族,在民主选举制度中能够存在如此之久,可以说是一个奇迹。春荣秋枯,兴极必衰,尼赫鲁-甘地家族也摆脱不了这一周期率。这次拉胡尔·甘地宣布辞职,意味着这一家族可能再次离开政治舞台,但未来并非再无机会,也更不意味着国大党未来就没有重新执政的可能性。

  首先,国大党的机会就在其对手阵营之中。虽然在这次大选中,印人党大获全胜,但主要是赢在莫迪的个人魅力和打“国家安全牌”两个方面。

  据调查,近1/3的印人党支持者,是因为莫迪的魅力才选择支持印人党候选人。另外,打国家安全牌,主要是反恐怖主义、反穆斯林和反巴基斯坦的活动和相应宣传,确实对这次大选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但是,这也与莫迪的强人形象相关联。这导致大选以后,印度内阁从以前的印人党内阁,变成了现在的莫迪的内阁,主要部长席位不再是由印人党不同派系推荐的,而是由莫迪总理本人任命。

  换句话说,从机制建设的角度来看,这次大选中不仅是国大党输了,印人党可能也输了。另外,莫迪的绝对优势地位,也给他自己带来新的压力。

  在这次大选中,莫迪除了强调反恐怖主义等国家安全议题,反复打“经济预期牌”以外,根本不提自己在上次大选期间做出的经济承诺,尤其是就业承诺。印度选民选择了再相信莫迪总理一次,再给他5年时间。但在下次大选中,莫迪将没有办法再打“预期牌”了,国家安全牌的有效性也不是无限的。莫迪将面临来自左右两个方面的强大压力。

  从印度的政治历史来说,打“预期牌”、做出承诺,都比兑现承诺和实现预期要容易地多。因此,甘地家族和国大党的失败,虽然是莫迪总理和印人党的收获,但莫迪的责任和压力也同时上升了。一旦莫迪在这次任期内再次无法兑现承诺,印度政治形势就有可能翻转。  

  其次,国大党急需做出重大调整。国大党当前的主要问题在于:既离不开甘地家族这个政治核心,但又不能仅仅依赖这个核心,因为印度选民、尤其年轻选民对家族政治并不认可。因此,面向未来,国大党在领导体系上需要进行改革,有必要推出一位得到甘地家庭认可的非甘地家庭领导人,来带领国大党实现复兴。

  最关键的是,国大党恐怕要调整自己的意识形态观念。虽然拉胡尔在辞职信中,反复强调自己与印人党在政治理念方面差异:强调自己关注相似性,而对手关注差异;自己相信宽容与爱,而对手相信仇恨与排斥。但是,国大党恐怕要认清印度的一个基本现实:印度教民族主义正在成为印度国家身份重建的核心。如何在维护自身的政治理念,与适应印度政治的新现实之间找到新的结合点与平衡点,将是决定国大党能否未来政治机遇的关键。(文章来源:文汇网,作者张家栋教授是复旦大学南亚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