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晚报》:吴心伯:美欧纷争: 昔日伙伴,渐行渐远
  发布时间: 2019-12-31   访问次数: 10

  2019年,美欧分歧扩大,矛盾加深,摩擦加剧,跨大西洋伙伴关系进一步疏远。 

  经济上,美欧战火再起。今年7月,法国议会通过了向大型互联网企业征收数字服务税的法律草案,将使谷歌等美国科技巨头受到重大影响。随后美国首次对法国发起301调查。12月,美国称正在考虑对包括法国葡萄酒在内的多种欧盟产品加征高达100%的关税。今年10月初,世贸组织裁决后,美方宣布对欧盟大型民用飞机加征10%的关税,对欧盟农产品和其他产品加征25%的关税,并称有权随时进一步上调加征关税或调整受加征关税影响产品的范围。欧洲多国表示强烈反对,称准备在世贸组织框架内进行报复。今年底,美国贸易代表表示,美欧贸易逆差高达1800亿美元,欧洲存在大量的贸易壁垒,将与欧洲谈判解决此事,这意味着美欧贸易摩擦进一步升级的可能。 

  外交上,美欧之间在气候变化、伊朗核协议、对华关系、对俄关系等问题上存在诸多分歧。今年在法国举行的G7峰会没有发表联合公报,足以说明美欧共识多么少,分歧又是多么大。为帮助欧洲企业绕过美国的制裁继续与伊朗做生意,德法英三国在今年初成立了新“贸易往来支持工具”,年底前又有6个欧洲国家加入了这个机制。美国还一再向欧洲国家施压,要求他们在5G建设中排除华为公司,然而迄今为止,没有一个主要的欧洲国家明确答应美国的要求。尽管华盛顿极力阻拦,意大利还是与中国签署了“一带一路”合作备忘录,成为首个加入“一带一路”倡议的七国集团成员。今年12月在伦敦举行的北约峰会史无前例地讨论了中国议题,关心中国崛起带来的机遇和挑战,但欧洲国家明确表示无意视中国为“敌人”,不愿随美国起舞。今年12月20日,特朗普签署《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对俄欧合作的“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和“土耳其流”项目实施“域外制裁”,美国“长臂管辖”激起欧盟以及德国强烈反对,这只会加深欧美在对俄关系上的分歧。 

  安全上,美欧龃龉不断。今年8月,美国宣布正式退出《中导条约》,严重冲击欧洲安全,欧洲国家深感忧虑。特朗普执政后一直敦促北约欧洲成员国提高军费开支,遭到德法等国反对。今年10月,美国不跟欧洲打招呼就从叙利亚北部撤兵,给该地区的安全环境和反恐形势带来极大的不确定性,也令北约的欧洲盟国大为光火。马克龙因此警告北约处于“脑死亡”的状态,称“美国正在背弃我们”,欧洲应该团结起来保卫自己,这一言论引起特朗普的强烈不满和激烈回应。在美国显得越来越不可靠的背景下,德法都支持建立“欧洲军”,让欧洲为自身安全负起更大责任,淡化美国“保护伞”角色。在乌克兰问题上,“诺曼底模式”四国峰会时隔三年之后于今年12月9日在巴黎举行,取得一定共识,显示马克龙推动欧洲人处理欧洲问题政治意愿。 

  美欧关系的变化主要是由于美国的变化所引起的。特朗普执政下的美国追求美国优先,与欧洲传统盟友在理念和利益上的分歧越来越大,导致欧洲对美国越来越失望,美欧关系跌到了二战结束以来的最低点。不过当前欧洲还存在一丝侥幸心理,希望看到2020年美国大选后会有新的领导人使美国外交重返“正轨”,这样美欧又可以重归于好。但是如果特朗普获胜连任,那真无异于要敲响跨大西洋伙伴关系的丧钟了。 

  来源:《新民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