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 郑继永等: 韩国欲收回战时指挥权 美国会放手吗?(访谈)
  发布时间: 2018-05-14   访问次数: 70

韩国媒体12日援引韩国防部长官宋永武的话报道,韩国如果能在2023年完成新一轮防务改革,届时将从美国手中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按韩国《朝鲜日报》的说法,这是韩国军方首次公开提出收回这一权限的确切时间。

  由于朝鲜战争的影响,自上世纪50年代初以来,韩国军队战时指挥权一直由驻韩美军掌握。而在朝鲜半岛关系转圜的当下,就驻韩美军是否撤离一事引发争论。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于4月底就表示,如果朝鲜要求以此作为达成和平协议的部分条件,美国将与盟友讨论美军从朝鲜半岛撤出一事。

  不过,复旦大学朝鲜韩国研究中心主任郑继永表示,虽然韩国一直有收回战时指挥权的目标,但鉴于韩国国内形势和美国对东北亚局势的考量,这一目标难以轻易达成。就从美军在韩建成全世界范围内规模最大、军事设施最完善的海外基地来看,美军并未打算彻底放弃与韩国的军事同盟。

  对美国而言,美韩军事同盟是美韩同盟的轴心,美韩同盟的存在又恰恰能维护美国在东北亚地区的地缘政治上的影响力。因此,就算特朗普有些“离经叛道”,和此前美国政府的做法不同,但也不会彻底抛弃韩美军事同盟,放弃美国在东北亚的既得利益。郑继永指出,对于美国而言,维系韩美同盟有助于防范中国在东北亚的势力扩张。

  据悉,战时作战指挥权是指在朝鲜半岛“有事时”指挥军方作战的权力。韩国军方的作战权分为平时作战指挥权和战时作战指挥权,其中平时作战指挥权由韩国联合参谋本部议长行使,而战时作战指挥权则由韩美联合司令(驻韩美军司令)行使。

  吉林大学行政学院国际政治系教授郭锐曾评论称,美国认为,朝鲜半岛局势进入稳定有序局面无助于其“重返亚太”和经略“印太”地区,当然也不利于美国按照自己的意愿偏好和利益诉求来维护地区优势与霸权地位。也就是说,美国需要朝鲜作为“敌人”站在前台,以便其完善和强化在该地区的前沿战略部署,实现遏制潜在对手、管控同盟关系、再造霸权优势的战略目标。

  同时,韩国国内对驻韩美军的撤离仍持保留意见。郑继永认为,韩国尚未建立起独立的指挥体系,难以发挥主导作用。据中青在线的报道显示,韩军95%的战略情报、70%~80%的战术情报依赖美军。从2008年开始的“关键决心/秃鹫”和“乙支自由卫士”韩美联合军事演习来看,这两个旨在提高韩军独立指挥作战能力、保证实现战时作战指挥权顺利移交的演习,暴露出指挥混乱、情报信息管理差的致命缺陷,难以达到共同防卫的目的。如果不能建立起独立的指挥体系而继续仰仗美军,即便韩军收回了战时作战指挥权,在面临突发性大规模外来威胁时,很可能会再次把战时作战指挥权交给美军。因此,一旦美国宣布撤出朝鲜半岛,韩军恐怕难以承担起“自主国防”的重任。

  复旦大学一带一路战略与国际安全研究所研究员方晓志也对此表示,韩国会持有保留意见,虽然韩国不少人希望美国少干涉韩国内政,但出于安全态势,他们也许并不希望驻韩美军撤走。

  郑继永同时指出,特朗普看似是要放弃战时指挥权,实则以退为进,以移交战时指挥权为条件,让韩国购买美国先进的防卫武器。同时,也有可能是为了测试文在寅政府对韩美同盟的态度。(海外网 戴尚昀)

   来源链接:http://opinion.haiwainet.cn/n/2018/0514/c353596-313158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