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汇网: 吴心伯:中美第一阶段协议达成一致,今后走向如何? (访谈)
  发布时间: 2019-12-14   访问次数: 10


12月13日,“2019年国际形势与中国外交研讨会: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与新时代中国外交”在北京召开

  昨天(13日)午夜,中方发布了中美已就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文本达成一致的消息,美方也在当地时间上午10点发布了此消息。22个月的马拉松谈判让世人暂时松了一口气,中美关系由此会有怎样的发展?是否意味着有所转机?在昨天(13日)召开的“2019年国际形势与中国外交研讨会: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与新时代中国外交”上,吴心伯和陈凤英等国际关系学者已经做了磋商将会达成一致的预判,他们同时对今后的中美形势做了分析和研判:中美关系一方面取决于美国对华认知,另一方面也取决于中美的相互塑造过程,而对华强硬已在美国两党形成共识;因此,中美关系短期内不可能回归历史最高点,中国应努力做好自己的事情,力争在可见的“十四五”中赢得自己各方实力的增长。 

  全球化加速内部分化,美国国内盛行经济民族主义和外交现实主义

  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就当前美国国内现状,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教授用“经济民族主义和外交现实主义”来描绘。 

  他认为全球化对美国国内的分化起到了推动作用,并且越来越多地体现为一种负面影响,使得美国转向社会民粹主义和经济民族主义,这体现在,“美国把中国作为美国最大的贸易逆差来源,由此认为这么多年来中国占了美国的便宜,美国目前的经济现状,中国负有一定责任”;而国际力量的对比,尤其中国实力的不断增长,让美国越来越担心自己霸权的衰弱,因此在外交上转向现实主义,“尽管美国在全球诸多事务上采取收缩战略的守势,但在防止中国进一步挑战美国霸权上,采取了攻势。”吴心伯认为,对华强硬这一点在美国两党已经形成共识。 

  在这样的认知下,特朗普政府的管理目标重在“重塑对华关系”。10月美国副总统蓬佩奥的讲话中已经清晰表露,体现在两点,第一是重新分配中美之间的经济,“蛋糕要重新切分”;第二点是进一步巩固美国霸权地位,“传递现实主义需求”,具体如何重塑? 

  美国将重塑对华关系:前提改变、经贸为抓手,互动方式改变

  吴心伯从三个方面分析。 

  首先,重新设立美国对华政策的前提。在特朗普执政之前,从克林顿到奥巴马,美国对华政策的前提是“有条件地接受一个崛起的中国,或者和崛起的中国共处”,现在是阻止中国崛起超过美国并替代美国,“这是对华政策的一个新前提,内部基本上形成了共识。” 

  其次,对华政策框架的抓手是经贸关系,从贸易战延伸到技术金融,再到人文社会各个领域,基本采取“限制和有限的脱钩”。限制体现在经贸领域,脱钩体现在高科技产业、IT行业和国防产业、投资等重要领域。除了重塑外,在对台关系上有所“突破”。“这一年已经看得很清楚,美国要重构对台关系框架。”吴心伯分析,过去在提升美台关系中是有所克制的,这两年美国国防部发表的印太战略报告,明确把台湾作为一个国家列入,其他很多工作也在凸显台湾实质性的主权国家的政治基础,“这就突破了中美建交以来,双方在台湾问题上形成的积极和基本的框架。” 

  第三是重构中美之间的互动方式。从克林顿以来,美国与中国打交道,主要方式就是接触加防范,现在美国认为“接触政策已经失败”,所以当前要减少同中国的接触和交往,尤其是要减少与中国的合作,要增加对中国的对抗性和冲突性互动,即通过施压和惩罚措施,这体现在军事安全、外交、经济诸多领域,比如贸易战到各种形式的制裁等等。“这种新的中美之间的互动方式已经取代了过去的以接触为主的方式”。吴心伯指出,2017年4月份两国元首共同商量建立的中美之间四大接触机制,到今年全部搁置。美方的理由是“对这种对话机制不感兴趣,不能为了接触而接触,要寻求有效果的对话,以往都没有达到美方的预期。”

全体大会上吴心伯谈“世界格局变化中的美国与中美关系”


  美国重塑中美关系将受到自身实力、中国能力、盟友意愿三方面掣肘

  对于国人普遍关注中美关系走向,吴心伯判断,“短期,我们已经看到经贸磋商的阶段性利好消息;但是从中长期来讲,一点不乐观。因为美国两党已达成基本共识——美国要一个更加富有竞争性的对华政策。”吴心伯认为最近美国大选中民主党候选人的言论来看,他们会在中国政治制度、意识形态、所谓人权问题上进一步做文章。 

  “但是中长期来看,我觉得中美关系的走向实际上还是一个互动塑造的过程,不是美国单方面的意愿。”吴心伯分析了三个掣肘因素,第一,美国愿意付出多大竞争的成本、外交上不合作的代价来遏制中国的崛起?他们是否能够承受?“这一点,美国内部没有共识。”吴心伯算了一笔账,现在美国军费大概是8000亿美元,如果要真正做到遏制中国的目标,军费至少要翻一倍。第二,中方的斗争与妥协。从经贸谈判可以看出,今年5月份以后,中国改变了经贸谈判策略,美方实际上也接受了中方的立场,这意味着美方立场也是可塑造的,“中方的斗争越坚定,美方能够推进的空间就越有限。”吴心伯进一步指出,在美国内部也出现了一些新的反思和辩论:当前的对华政策在多大程度上能够实现它的极端目标?第三,美国盟友的支持程度。从刚举办的北约峰会来看,当前的对华政策并没有得到主要盟友的支持。 

  因此,吴心伯强调,从中长期来看,中美关系还是一个不断塑造、处在变动中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美国对华政策受其能力掣肘,也掣肘于中国外交能力的提升。“中美关系一方面取决于美国,另一方面也取决于中美相互塑造过程。” 

“世界经济形势”分会场上,陈凤英谈“世界经济新形势及发展趋势”

  中国要尽快寻找替代市场,同时扎实做好自己的事情

  在下午“世界经济形势展望”的分会场上,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陈凤英在分析了世界经济形势后,特别强调“不要对中美关系回归存在幻想”,目前已经是“两个世界,两个标准”,中国在经贸上要尽快找到替代市场,抓住三年的过度时间,力争在“十四五”中把自己的事情做好。 

  在上午的研讨会上,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发表主旨演讲,用了较多篇幅重点谈中美关系,他指出,“今年是中美建交40周年,但两国关系却遇到了40年来前所未有的复杂局面。”他例举了诸多现象,“美方在经贸、科技、人员交往等领域接连对中国无端设限和打压,在香港、台湾、新疆、西藏、人权等涉及中国领土主权和民族尊严的核心利益问题上蓄意攻击抹黑。不仅如此,美方还利用各种国际场合诋毁中国的社会制度、发展道路以及同其他国家的互利合作,给中国扣上了各种莫须有的罪名。这种近乎偏执的行为在国际交往中实属罕见,严重损害了中美之间得来不易的互信根基,严重削弱了美国自身的国际信誉。不仅使中国人民愈发看清这些反华势力背后的险恶用心,也正在遭到越来越多国家的质疑和抵制。王毅最后指出,我们始终相信中美合作才是两国的最好选择,也是唯一正确选择。我们敦促美方尽快冷静下来,树立理性的“中国观”和正确“世界观”,同中方相向而行,实现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共同找到不同社会制度、不同发展道路、不同历史文明的两个大国在这个星球上和平共处和互利共赢之道。(来源:文汇网,记者:李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