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知识》杂志:石源华:从战略层面深化与“中间国家”的密切关系
  发布时间: 2018-01-25   访问次数: 34

  笔者在一年前曾提出,在中国周边已经出现了新的“三个世界”架构:中美各为一极,其间存在许多“中间国家”。这些国家中虽有日本、新加坡、越南、菲律宾、韩国、印度等不同程度地利用美国推行“亚太再平衡”战略谋取私利的各种举动,损害甚至侵犯中国的利益,但它们自身的国家利益决定其基本立场终将仍是在中美之间寻求平衡,一般不会或不会永远在中美之间做“非此即彼”的选择,这与冷战时代有重要区别。为此,中国有必要从战略层面深化与周边“中间国家”的密切关系。

  菲律宾前政府跟着美国制造“南海仲裁案”闹剧,充当反华先锋,但在取得所谓“完胜”之后,新总统却低调对待裁决结果,并将中国作为其在东盟国家外的首访国,中菲签署13个双边合作文件,双方同意采用克制态度与和解方式解决南海争端。菲律宾明白,运用冷战老套路,完全跟着美国闹,是损人不利已,不会有好结果。中菲关系的新进展表明菲律宾已回归对华友好与菲美结盟的平衡轨道。

  “萨德入韩”曾使处于高潮期的中韩友好关系迅速逆转,以对美对华实行平衡而著名的“韩国模式”面临破产。然而,随着韩国国内反对“萨德”浪潮的强盛、美韩分歧和矛盾的发展、中韩经济发展和共同应对朝核问题的需求,韩国已经提出“三不一限”,表明韩国不加入美国反导系统,美日韩安全合作不会变成三方军事同盟,不考虑追加部署“萨德”系统,对现有“萨德”系统的使用进行限制,表现出在中美间保持平衡的趋势。韩国有望回归对美对华平衡轨道,这符合中韩两国的国家利益。

  中印洞朗对峙发生后,美印关系倡言“印太战略”,扬言建立“美印澳日”联盟,应对中国“威胁”,呈现密切发展的趋势。美国有利用印度制衡中国的意图,印度也有利用美国对华竞争的考虑,但美印双方亦有各种利益的分歧和冲突,印度在与美合作制衡中国的同时,也有在中美之间实现平衡的动力和可能,完全倒向任何一方,绝非印度的最佳现实选择。

  即便日本这样铁杆追随美国的国家,执行傍靠美国制衡中国的政策,处处与中国过不去,但日本与中国同时存在大量的共同利益,与美国之间则存在不少利害冲突。近期,日本表现出强烈的改善中日关系的意向,动作频频,表明日本最终会明白和选择在中美之间实行平衡,以实现其最大的国家利益。

  可以预测,随着中国经济迅猛崛起和中国政治影响力大幅提升,中美两国之间实力距离将逐步缩小,两国与其他任何国家间的差距将逐渐拉大,“中间国家”将继续存在和发展壮大,构成中国周边新政治安全的基本结构。深化与周边“中间国家”的密切关系,是中国必须考虑和努力的重大战略问题,也是中国周边外交大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争取更多的中间国家站在自己一边,或更多地倾向自己,会成为中美两国博弈的重要内容。在美国方面,从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到特朗普,一以贯之地推行分化、挑拨、撕裂中国与周边国家关系的政策,使曾经正常或发展良好的中国与日、菲、越、印、韩的关系接而连三发生骤变。目前最值得警惕的是,美国正利用朝核问题,力图使美朝冲突与对抗转化为中朝分歧甚至对抗。如果中朝关系不慎破裂,美国很可能会迅速转变其对朝政策,导致朝核问题出现对中国最不利的结果。这种危险正在悄然走来,国人应该抱有足够的警惕。

  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应“按照亲诚惠容理念和以邻为善、以邻为伴周边外交方针,深化与周边国家关系”,这就要破除和瓦解美国对于中国和周边国家的分化和分裂政策,争取更多的“中间国家”站在中国一边,或更多地不仅在经济上也在安全上与中国实现合作共赢。这是中国的重大战略利益所在。中国应理解、接受和正确对待“中间国家”在中美间实行平衡政策。冷战时期那种非此即彼、划线站队式对待中间国家的态度已经过时。目前,中国的周边国家普遍希望从中国获益,希望中国对他们多作让步和帮助,这是中国面临的一个需要合理应对的难题,既给中国带来机会,也会使中国难以招架。对于与中国有争议的国家,争取它们在中美间中立平衡,符合中国的长远利益。

  “合作共赢”是中国处理周边国家关系的基本指导思想,积极推动“命运共同体”建设,则是中国与周边国家政治安全建设的基本目标和战略方针。中国已经成为决定周边安全格局的核心力量和中流砥柱,经过中国的努力,冷战灾难在东亚和世界重现的可能将可以避免。中国有望在周边地区首先实现建设命运共同体的宏伟目标。作者是中国国家领土主权与海洋权益协同创新中心副主任、复旦大学中国与周边国家关系研究中心主任)


  原文来源:《世界知识》2018年第03期第72页·周边外交新视点·专栏文章之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