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晚报》:韦宗友:执政一周年 特朗普都干了点啥
  发布时间: 2018-01-25   访问次数: 63

  一年前的120日,特朗普就任美国第45任总统。如今执政已满一周年,他交出了一份怎样的成绩单?

  就在119日晚,美国参议院共和、民主两党以50票赞成、49票反对的表决结果,未能通过一份临时拨款法案,导致美国联邦政府自201310月以来再次出现“关门”风波。美国媒体认为,这一政府停摆事件,是特朗普执政一周年的戏剧性写照。

  本期“论坛”特请专家对特朗普执政一年以来在内政外交方面的得失做一盘点。

 

1 坚持“美国第一” 首创推特治国

  问:特朗普执政一年来的最大特点有哪些?

  答:作为“圈外人”和争议人物,特朗普入主白宫后,并没有跟随华盛顿或白宫的节奏“翩翩起舞”,相反在内政外交乃至执政风格上,都掀起了一股“特朗普旋风”,成为数十年来最具争议的白宫主人。

  特朗普执政一年来的最大特点,首先是“美国第一”执政理念。“美国第一”是特朗普竞选时的主要口号和政策卖点,也是他入主白宫后的重要对外政策理念。他在就职演说中宣称,今后“美国第一”将是指引美国的新理念,“每一项关于贸易、税收、移民及外交事务的决策,都将服务于美国工人和美国家庭”。

  特朗普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干的。入主白宫不久,他就将矛头对准自由贸易协定,认为这些协定既不自由也不公平,侵害美国的经济利益。他签署行政命令,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重启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和美韩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强调“公平与互惠贸易”,捍卫美国经济利益。他对美国承担的联盟义务表示不满,认为盟国在搭美国便车,要求“小伙伴”分担更多军事开支。在对北约的首次访问中,他直言不讳批评北约欧洲成员国在军费分担方面做得不够,却刻意不提美国对盟国负有保护责任;在访问日本、韩国时,要求后者承担起更大的防务责任,购买更多美国军事装备。

  对联合国等多边国际组织,他充满了不屑。在联大发表的首次演说中,他大谈主权国家才是国际社会的责任主体,才是自身命运的主宰,指责联合国机构臃肿、人浮于事,并在此后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拒绝缴纳拖欠的高额会费。对气候变化、国际援助等全球治理和发展议题,他更是觉得与“美国第一”理念格格不入。不顾欧洲盟友及国际社会反对,他执意退出巴黎气候协定,退出联合国难民和移民问题协定,理由是前者束缚美国经济发展手脚、后者侵害美国主权和国家安全。践行“美国第一”的特朗普政府,不仅对奥巴马的内政外交“拨乱反正”,也让美国成为国际体系的最大修正主义国家。

  其次是对抗性的执政风格。201612月,美国《时代周刊》将特朗普评选为年度人物,封面题词是“美利坚分裂国总统”。《时代周刊》对他未来的执政忧心忡忡:“很难衡量他带来的断裂。这个房地产大亨和赌场老板,真人秀明星和煽动者,从没担任过一天公职,除了自己的利益外从来不买任何人的账。政党、专家、金主和民调机构,他们没有谁认真对待过他,更不曾料想到他会当选,他们构建的政治大厦在特朗普面前灰飞烟灭。特朗普就是这样登上统领之位,好坏难料。”

  时隔一年,恰如《时代周刊》所预言,特朗普执政给美国国内及国际社会带来了巨大冲击和裂痕。在移民问题上,他不听劝阻、不计后果,上任不久就签署引发轩然大波的“禁穆令”,一时间美国乃至世界各国机场人满为患,滞留着大量等待飞往美国或被美国拒绝入境的移民和访问者。在“通俄门”调查中,他不顾法律程序,先是要求进行调查的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不要继续深入调查,遭到拒绝后,竟然直接报复性地“解雇”科米。对司法部长塞申斯为求自保宣布不插手“通俄门”调查,他在推特上冷嘲热讽,甚至威胁要将他解职。对传言骂自己是白痴的国务卿蒂勒森,他通过推特喊话,“要与蒂勒森比智商”。在获悉爆料白宫内幕的《火与怒》一书情节后,他大为光火,不仅对该书作者进行威胁,还对在书中发声的前顾问和首席战略师班农无情碾压,称“班农不仅失去了工作,还失去了理智”。

  面对朝鲜核武及弹道导弹威胁,他多次不顾基本外交礼仪进行“嬉笑怒骂”核恫吓,称金正恩为“火箭侠”,吹嘘自己的“核按钮要比金正恩的更大更有威力”,甚至扬言要“彻底摧毁朝鲜”。特朗普对抗性的执政风格,不仅加剧了美国国内的政治与社会裂痕,也加剧了国际社会对美国何去何从的担忧。

  第三,推特治国。执政一年来,特朗普的“推特总统”形象深入人心。无论午夜还是清晨,白天还是黑夜,也无论国内政治还是国际热点,人们总是在第一时间通过推特获悉特朗普本人对重大事件的态度立场,“嬉笑怒骂皆推特”。

  退出TPP时,用推特;推出“禁穆令”时,用推特;表达对“通俄门”调查不满时,用推特;怒怼司法部长塞申斯、羞辱国务卿蒂勒森时,用推特;吹嘘执政成就时,用推特;与班农分道扬镳时,用推特;威胁朝鲜政权时,用推特。推特既成为特朗普推销自己倾向的政策工具,也成为辱骂对手、威胁敌人的直播平台。推特治国和推特真人秀,成为特朗普区别于其他领导人的最大特点。

  

2 内政乏善可陈 经济差强人意

  问:在内政尤其是经济方面,特朗普这一年成绩如何?

  答:作为一名成功的商人,特朗普在经济方面的表现,倒是可圈可点。综合美国商务部、白宫及媒体公布的数据,他的经济成绩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美国就业大大提升。2017年美国共新增就业岗位210万个,其中制造业新增岗位19.6万个,扭转了多年来美国制造业就业连续下滑的局面,制造业工人失业率降到历史最低,建筑业、批发贸易、采矿业和伐木业新增就业也大大增加。就业形势的好转,让美国的整体失业率下降到4.1%,是17年来最低点,其中13个州的失业率都达到历史新低。

  二、经济保持较高增长率。2017年第二和第三季度,美国连续两个季度经济增长超过3%,分别为3.1%3.3%。经济分析人士预测,第四季度经济增长率很可能继续超过3%,使全年经济增长达到3%。一些机构预测,2018年美国经济前景将继续向好,很可能会维持3%甚至更高的经济增长率。

  三、股市创历史新高。在特朗普当选后的14个月里,美国股票市场增长了35%,主要股指一路飙升,迎来新一波大牛市。其中,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突破25000点,创历史新高,标准普尔及纳斯达克指数都至少增长19%以上。一些美国经济学家估测,股票牛市给美国增加了近6万亿净财富。

  不过一些媒体也指出,这些经济增长成绩并不能完全算到特朗普头上。考虑到经济增长的惯性和滞后特点,不能排除部分经济增长的动力来自奥巴马执政时期的政策效应。

  至于经济以外的其他内政方面,则乏善可陈。特朗普入主白宫后,雄心勃勃,列出了长长的国内政策清单,其中医改、移民改革、税收改革、放松金融管制、基础设施建设等议程是重中之重。然而,由于特朗普对抗性的执政风格以及共和、民主两党的对立与拆台,除了去年年底通过税改法案外,医改、移民改革、基础设施等方面的重要政策议程,基本上毫无进展。

  特朗普和众议院议长瑞安力推的废除奥巴马医疗改革法案,因民主党的全力反对和部分共和党议员的不支持,胎死腹中。盘根错节的移民改革,更是党派斗争的牺牲品,根本未能真正启动。即便是特朗普津津乐道的税改,法案通过也全凭共和党控制了国会参众两院,而两院民主党议员基本上都投反对票,反映出美国党派政治极化在特朗普执政时期进一步加剧。

  国内政治上的乏善可陈,或许部分解释了为什么自特朗普当选以来,民调支持率长期在30%左右的低位徘徊,是历史上少有的执政第一年就民调持续疲软的总统。

  或许如特朗普所抱怨,阴魂不散的“通俄门”调查严重束缚了他的施政手脚,无法专心致志“为国服务”。但他张扬的个性和好斗的秉性,以及党派倾轧与政治极化加剧,无疑也是重要原因。

  

3 外交频亮红灯 美国形象“跌停”

  问:外交政策方面,如何评价特朗普一年来的成绩?

  答:特朗普“美国第一”的对外政策理念和对抗性的执政风格,导致美国与盟国关系出现新裂痕,大国关系出现新变数,热点问题继续升温,美国国际形象急剧下滑。

  首先,美国的国际形象一落千丈。2017628日,也就是特朗普执政半年后,美国民调机构皮尤研究中心发布一份全球调查报告,显示美国的国际形象正在急剧恶化。根据该报告,全球公众对美国总统的信任度急剧下降,只有22%的人对特朗普持有信心,49%的人对美国抱有肯定看法。这与奥巴马任期结束时形成极大反差,当时对奥巴马的信任度和对美国认同的比例都高达64%。接受访问的大多数人不仅对特朗普充满争议性的国际政策不赞同,还对特朗普本人的个性表达负面看法,“自大”、“偏执”、“危险”等成了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汇。同年11月,德国一家调研机构发布研究报告,美国的国际形象排名由2016年的第一名骤降到2017年的第六名,也是前十名中唯一名次下降的国家。美国新闻机构的全球民调则显示,美国的国际形象排名从2016年的第四名下降到2017年的第七名。其中超过70%受访者表示,他们失去了对美国作为全球领导者的尊重。

  其次,美国与盟国关系出现裂痕。在特朗普执政一年时间里,他威胁过墨西哥总统涅托“不为美墨边境建墙付钱就别来”,在电话上与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互怼,“拒绝”与德国总理默克尔握手,与法国总统马卡龙“扳手腕”,在北约峰会上当面训斥盟国领导人。他还在经贸问题上敲打加拿大、德国、日本、韩国等欧亚盟友,在防务开支上要求北约及亚洲盟国“公平分担”。他不顾日本首相安倍的“苦苦哀求”毅然退出TPP,不顾欧洲及国际社会的反对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以伊朗未能有效履行协定为由单方面威胁退出伊核协定,在国际移民和难民问题上对欧洲、特别是德国指手画脚,并最终退出联合国难民与移民协定。

  这些言辞与举动,让欧亚盟国无所适从,对与美国关系的前景感到忧虑。默克尔甚至无奈地表示,欧洲将自身命运寄托于美国身上的时代可能已经结束,欧洲人必须掌握自身的命运。这或许是一时气话,但无疑显示出美欧关系在特朗普治下面临的巨大挑战与裂痕。

  再次,大国关系出现逆转。特朗普执政后的大国关系出现新的负面动向,特别是美俄关系和美中关系。特朗普竞选期间,一度对发展美俄关系抱有希望,认为俄罗斯在中东反恐乃至结束叙利亚内战方面,可能都会是美国的帮手。然而,部分由于“通俄门”调查愈演愈烈,部分由于共和、民主两党内斗升级和美国国内弥漫的反俄情绪,特朗普改善乃至重启与俄罗斯关系的愿望非但未能实现,相反两国关系日益恶化。20178月,美国通过《通过制裁应对美国敌手法案》,对俄罗斯金融、能源等企业及个人实施新制裁。俄罗斯迅速回击,驱逐755名美国在俄罗斯使领馆工作人员,冻结两处美国在俄罗斯的外交资产。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直言不讳表示:“与美国新政府改善关系的希望破灭。”

  中美关系方面,特朗普竞选期间对中国的不友好言辞及候任期间与中国台湾领导人的电话风波给两国关系投下了长长阴影,可谓开局不利。在中国政府的原则斗争和灵活外交努力下,特朗普在对华关系上有所收敛,承认一个中国原则,并实现了两国领导人在第一年内互访。特朗普访华期间对中国充满了溢美之词,也在推特上表达了对中国领导人的尊敬。然而,特朗普政府在经贸、朝核乃至台湾等问题上对中国施压和做小动作的恶习并没有根本改变。特别是2017年年底公布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和《美国国防战略报告》,公然将中国界定为国际体系的修正主义国家和美国的头号战略竞争对手,渲染中国威胁和大国竞争,要在经济、军事、人文等领域,以及印太、非洲、欧洲乃至西半球与中国展开全面竞争,遏制中国的经济和政治影响。

  同时,美国收紧来自中国的投资,威胁对中国企业开具巨额经济罚单,摆出一副打贸易战的架势;渲染中国在美国开展秘密“影响行动”,下令国家安全委员会成立调查小组,并威胁收紧对中国的签证和人文交流活动。美国国会还在酝酿“台湾旅行法案”,提升美台交流层级,鼓吹美台所有层级官员实现互访。中美关系发展面临逆流,未来充满不确定性。

  最后,朝核问题继续升温。在特朗普执政的一年里,朝鲜并没有被特朗普的“火与怒”、“彻底摧毁”和“更大更有威力的核按钮”所吓倒,相反在发展核武及弹道导弹的道路上狂飙突进、一意孤行。朝鲜不仅试爆了据称是氢弹的核弹头,还发射了能够打击美国全境的洲际弹道导弹。面对日益升级的朝核危机,特朗普“语不惊人誓不休”,不仅在推特上与金正恩隔空谩骂,还屡屡威胁要对朝鲜实施包括核打击在内的军事行动,令国际社会大跌眼镜,也让韩国、日本等盟国寝食难安。

  尽管目前朝鲜主动提出参加韩国平昌冬奥会,韩国也要求美国在冬奥会期间暂停美韩军演,特朗普甚至一反常态表示支持韩朝会晤,但鉴于朝核问题的严重性、美朝在最终目标上的严重分歧以及特朗普剑走偏锋和不可捉摸的个性,朝核问题的未来依然令人担忧。


  来源链接:http://xmwb.xinmin.cn/html/2018-01/25/content_22_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