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知识》杂志:郑继永等:平昌冬奥会将触发朝鲜半岛局势根本性转折?
  发布时间: 2018-01-25   访问次数: 105

19日,朝鲜与韩国在首尔举行高级别会谈,认真协商了朝鲜参加2月将在韩国平昌举行的冬奥会和冬残奥会、“按照全民族意愿和期待改善双方关系”的问题,并达成协议。此后,朝韩双方继续接触,就平昌冬奥会和冬残奥会期间朝鲜派遣艺术团赴韩演出等后续问题进行了实务会谈。如此,朝鲜半岛局势从上年底的紧张对峙状态,迅速转变为今年初的北南和解合作态势,出乎不少观察者的预料。实际上,这一变化具有深刻的原因和复杂的过程,背后有着怎样的北南互动,会演变为半岛局势发生根本性转折的契机吗?本刊特约请两位专家撰文,分别从朝鲜和韩国的角度进行解读。——编者按

  

金正恩的岁月转换——郑继永

20172018年对于朝鲜而言是非常重要的年份,是军事、外交与政治的转型之年。 

2017年,朝鲜做了三样“大事”:召开朝党七届二中全会进行整改、将核武力极致化、开展对美斗争。但结果并不完全遂愿,除了核导能力的展示之外,接连的示强行动遭到联合国安理会前所未有的强力制裁,本想集中展现经济提升与外交环境转变,结果反而前所未有地恶化了。 

从金正恩2018年新年贺词与朝鲜的一些行动,大体可以推测朝鲜在新一年的动向。


新贺词的新玩法 

对内问题上,金正恩强调2018年作为政权成立70周年的意义,按照经济、政治、社会、军事等多个领域提出了工作方向。金正恩高度评价2017年为“里程碑式的伟大胜利之年”,朝鲜不但“完成”了核武力建设,掌握了战争遏制能力,还在经济、教育、医疗、体育等方面都取得较大进展。以“完成核武力”的成果为基础,金正恩强调对内要增加经济活力,对外则强调要改善南北关系,加强交往与交流,并以之为突破口破解对朝制裁,以“自主”“自立”为基础改善民生。

他为2018年提出的口号是:“发起革命的总攻,在社会主义强国建设事业的各条战线上争取新的胜利!”经济上强调“要在经济战线各部门打开振兴的突破口”“自立性和主体性”“改善人民经济”。政治与社会发展方面,强调要确立“革命性党风党纪”,防止出现“芜杂”思想和“两面人”。对外与军事关系中,没有过多地指责美国,而只是强调了“事实”,表现出强大的自信,因已“完成核武力”,“美国绝不敢向我和我国发动战争”。对于美国,朝鲜改变了过去要求“废除敌对政策”等说法,明确提出确保对美威慑力量。

朝鲜对积极改善南北关系提出新的考虑,提出南北间多方面接触和往来,表示愿意参加平昌冬奥会,当局间重启对话。金正恩强调,需要营造和平环境以改善南北关系。2018年是朝鲜建国70周年,也是韩国冬季奥运会举办之年,“对北方和南方都很有意义”,甚至“愿意采取组派代表团等必要措施,北南当局可为此召开紧急会谈”。金正恩甚至呼吁,“现在是大胆打开南北关系出路之时”。对韩国也少了指责的话语,表明希望早日实现对话的意愿,尤其强调要基于同一民族的立场,实现民族自主、停止核战争演习等,指出对韩国各政党、各阶层“敞开对话、接触和来往之门”。 

在核导能力取得长足进展之后,朝鲜试图让世人知晓,朝鲜将重点转向经济建设。这样做不仅能以缓和来撕裂国际社会在对朝问题上的合作,为真正突破技术难关营造时间与空间,也能缓解因制裁带来的社会震荡。

但是,整体来看,朝鲜的核导能力已经达到朝鲜工业体系和和社会容纳度的极致,具备了一定的对美威慑能力,但仍然存在着相当的技术障碍与难关。朝鲜诸如此类的“蜂刺”策略固然能威胁美国,尤其是能够有效威慑韩国与日本,但不能撼动美国的整体对朝鲜半岛战略。朝鲜核导能力未来的技术主轴应是寻求真正的可控突破,朝鲜将为此不惜付出更为高昂的代价,也将行使与国际社会更为精确的互动博弈,继续以“求战”“求核”的高姿态来寻求与美国的“求和”。

  

朝核博弈的新层次

金正恩在贺词中展现的“宽容”“大度”,确实让紧张得让人窒息的局面出现了一个喘息的口子。但事实上,美国和韩国的保守派并不买账。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国务卿蒂勒森虽然支持朝韩对话,但并未放弃武力解决的做法。而在加拿大举行的20国朝核会议中,蒂勒森也再次重申了外交失败时准备动用武力的想法 

当然,美国对于朝韩对话也是“试试看”的态度。但无疑,朝韩对话走向“朝核会谈”的概率不大,这当然不能满足美国的希望。美国除了继续向中国施压之外,还不断“查漏补缺”,通过军事、外交与经济手段,迫使朝鲜的邦交国与重要经济联系国家降低与朝鲜的外交关系、切断经济来往。此外,美韩已经将对朝“斩首计划”具体落实并事实上付诸实施,如通过培养朝鲜人间谍进行谋杀,以及通过无人机、导弹等进行定点清除等。

通过这些举措,美韩几乎已将朝鲜与世界剥离开来,使之成为外交、军事与经济“孤岛”,尤其是涉核导物项的进口与外汇来源已经接近枯竭。同时,美国等国还指责俄罗斯“暗渡陈仓”帮助朝鲜,并在加拿大20国会议后还宣布将对朝鲜进行海上拦截,要彻底“封杀”朝鲜的空间。

朝鲜则出了激烈反应,声称已经与美韩“处于战争之中”,并成立了“制裁受害委员会”要求索赔并处罚相关“责任人”。 

可见,朝鲜半岛核问题已彻底由量变走向了质变,不再是“你军演、我试验”的恶性循环与数量积累,而是走向了与过往完全不同的新博弈平台。

  

朝鲜半岛的新格局

可以想见,2018的朝鲜半岛将基于以上现实出现新的格局,最为强烈的特征应该是各类冲突与对撞将并存于朝鲜半岛各个行为体之间。

首先,在东北亚地区事务中,“强人政治”的对撞造就了区域内极端外交的冲撞。中美竞争与合作及新型对朝策略的展开,是朝鲜外交安全战略面临的最大挑战。特朗普上台后即采取了凌厉的特氏商道风格,即采取极限谈判、施压与悬崖策略等加大对朝压力,这与朝鲜一向采取的“悬崖”策略极为相似。相似的谈判手法打乱了朝鲜以往以“悬崖”策略不断积累战术胜利的做法,朝鲜也会以更为极端的策略去试探美国的底线。同样,中国基于中国自己的安全与外交判断,积极参与联合国安理会对朝制裁。这也使朝鲜进入与中美两个大国同时博弈的困难阶段,令朝鲜以为提高核导能力的时日无多。各方由“语言”的战争将很快进入行为的冲撞,甚至可能走向极端。

其次,大国强势介入,但对半岛战略既有共识也有分歧。美国并未实质性改变“乱而不战,乱而不和”以控制日韩、遏制中国的战略思维,甚至有“存核废导”的想法,国内对朝核问题发出的矛盾说法此起彼伏,这让朝鲜对令美国屈服心存幻想。而中国“不战、不乱、无核”的总体原则也被恶意解读为“怕战、怕乱、怕核”。同时,中韩之间“萨德”之争一度造成的政治互信严重受损客观上也为朝鲜所利用。此外,2017年以来,俄罗斯积极介入朝鲜半岛事务的行为也为朝鲜半岛核问题增添了不少新的变数。

第三,朝鲜问题的战争风险大幅提升。在美国,对朝“客观”的观点已经在舆论环境中失去市场,而朝鲜的屡次“越线”,尤其是坦言打击美国本土的声张与试验,更使美国将武力选项顺位提前。美国已在营造动武的舆论环境,诸如与中国商量“战场相遇”“战后安排”等。蒂勒森更是宣称“只关心核问题”“愿意在处理好核武器后退回三八线以南”,如此种种。而对于以“美国第一”主义为标签的特朗普而言,朝核问题的久拖不决也使其非常难堪,加之女婿库什纳的“通俄门”愈演愈烈、2018年中期选举的压力等等,也不断催生美国通过军事打击朝鲜转移国内政治注意力的冲动。同时,单从军力对比而言,美军对朝动武付出的代价并不大,在强大的战术压制下,核污染能够控制在一定范围内。 

第四,朝美互破“红线”以战逼和的策略接近极限。美朝仍将会相互试探与测试,直到达到对方突破己方认为的“底线”。应该说,朝美的策略均属同类的“疯子”战术,是基于自己理性与对方的回应也是理性的基础上、将己方意图最大化的一种压迫协商策略,一般不会真正去触动对方的战略底线。

  

总体上看,朝鲜半岛2018年的形势令人揪心:令接近核门槛的朝鲜弃核几成妄想、在朝鲜的核“敲诈”下美国更不可能在兵临城下的情况下与朝和谈、军事打击的选项又面临着韩日成为朝鲜“人质”的束缚、各大国在朝鲜半岛的博弈又进入深水区。这些要素的总和就孕育着各种可能。因此,在2018年,朝鲜半岛局势将前所未有地敏感、微妙,不可预测性也会继续高涨。(作者为复旦大学朝鲜韩国研究中心主任)

 

文在寅政府的对朝政策全面出台——朴键一 

迟来的文在寅对朝政策 

20173月,韩国前总统朴槿惠因严重的“国政垄断”行为,在民众持续不断的大规模集会示威下,遭国会弹劾而提前近一年下台。紧接着,经过两个月的大选,在野的共同民主党候选人、曾任前总统卢武铉民政首席秘书和秘书室长的文在寅,以41.1%的得票率当选韩国总统。这样,经过李明博、朴槿惠两届“保守”政府,继承金大中、卢武铉两届“进步”政府政策基调的共同民主党重掌韩国政权。这意味着,文在寅“进步”政府的对朝政策,将在许多方面与前任两届“保守”政府大相径庭。

文在寅是在朴槿惠被弹劾的特殊背景下当选的,因而未经过较充裕的新旧政府交接过程便走马上任。鉴于此,文在寅首先组建了国政企划咨询委员会,以代行总统职务接收委员会之职,确定其政府五年任期内的“国政课题”。同时,任命了青瓦台总统府的秘书室长、外交安保室长和总统统一外交安保特别助理等官员,提交了国务总理、国家情报院院长、外交部长官、统一部长官、国防部长官等需经国会审议的首批政府组成人员名单,并在其中主要启用了卢武铉总统时期任职于青瓦台和政府安全、统一、外交、国防等对朝直接相关部门的要员。

2018110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在青瓦台总统府召开新年记者会,发表新年贺词,并介绍韩国政府新年施政方向。

但在文在寅接管青瓦台之初,有关政府部门依旧被朴槿惠任命的要员把持着,继续执行着朴槿惠政府联手美国、日本孤立和打压朝鲜的政策。因此,朝鲜虽然关注文在寅政府的走向,却没有停止旨在应对美韩武力威慑的军事示威行动,分别进行了两次“火星-14”洲际弹道导弹和潜射弹道导弹试射,并进行了第六次核试验。于是,在李明博/朴槿惠时期恶化的朝鲜半岛北南关系,在文在寅上任后的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依然如故。

20176月底,随着青瓦台和政府对朝直接相关部门负责人悉数到位,文在寅通过发表“南北首脑会谈17周年纪念仪式祝辞”和“德国柯尔柏基金会演讲”,初步提出了对朝鲜的政策构想。7月中旬,韩国红十字会和国防部分别向朝鲜提议,为恢复双方离散家属会面、在军事分界线附近停止一切敌对行动而举行会谈,但朝方对此没有及时回应。

接着,韩国国政企划咨询委员会根据文在寅的大选承诺,正式公布了由五部分构成的“文在寅政府100大国政课题”。在“和平繁荣的朝鲜半岛”部分,以“南北和解合作与朝鲜半岛无核化”为战略基调,确定了“落实朝鲜半岛新经济地图构想和经济统一”“签署南北基本协定与重新确立双方关系”“改善朝鲜人权与解决离散家属等人道主义问题”“通过活跃南北交流发展双方关系”“扩大对统一必要性的共识与推进‘统一国民协约’”“和平解决北方核问题与构建和平体制”等六大“课题”。811月,文在寅又利用发表“光复节”72周年纪念演说和赴72届联合国大会发表演讲等机会,从不同侧面说明了其对朝政策。


文在寅“引领”半岛北南关系的政策框架

201711月下旬,完成组建的文在寅政府以“引领朝鲜半岛南北关系、和平与统一、新经济地图等朝鲜半岛未来综合性构想”为宗旨,正式推出了由“政策背景”“政策前景展望”“三大目标”“四大战略”“五大原则”构成的“文在寅的朝鲜半岛政策”。

“政策背景”部分强调了四点:第一,朝鲜半岛军事紧张气氛空前高涨,存在偶发冲突的危险。必须最优先追求和平,努力实现永久和平。第二,为了根本解决朝核问题,必须考虑朝鲜政权的安危。要承认北南差异,从不愿朝鲜崩溃、不追求吞并统一、不追求人为统一的立场出发,以互相尊重的精神重开南北对话,恢复互利互惠关系。第三,为了创建并维护和平,必须构筑可持续发展北南关系的基础,且将周边国家参与的和平机制化。要尊重历届政府的对朝政策,发展其中需要继承的部分,签署国内的“统一国民协约”、北南之间的“基本协定”和国际上的“半岛和平协定”。第四,为保持韩国经济增长动力,需要将北南经济结为一体,并绘制出延伸到大陆和海洋的“新经济地图”。要通过和平与经济合作的良性循环,创造超越朝鲜半岛至东北亚的和平与繁荣秩序。

“政策前景展望”部分有“和平共存”“共同繁荣”两项内容。首先,“和平共存”是必须最优先实现的前景。和平既是生存问题,也是最高的国家利益和新的经济繁荣基础。和平不是仅维持无战争状态,也要通过和平解决朝核问题,构建南北政治军事互信与朝鲜半岛和平机制,实现“积极的永久和平”。“和平共存”本身就是走向和平统一的过程。其次,“共同繁荣”是要在创造韩国经济增长新动力的同时,形成南北共享的“新经济共同体”,并将经济合作范围扩展到东北亚周边国家,使朝鲜半岛发展成为联接欧亚大陆和太平洋的枢纽地带,让朝鲜半岛和东北亚周边国家共同受益。总之,要在和平与经济的良性循环中实现和促进和平与繁荣。 

“三大目标”是:首先,通过主观能动作用和与国际社会的合作,制裁与对话并行,和平解决朝核问题,并将停战机制转化为永久和平机制。其次,通过遵守南北已达成的各项协议,继承相互尊重、和解合作、增进互信的基本精神,发展可持续的南北关系。同时,将南北达成的协议法制化,消除韩国社会围绕统一问题和对朝政策的分歧。第三,构建朝鲜半岛“新经济共同体”。通过形成南北共荣的共同市场,创造韩国经济增长新动力,促进朝鲜的变化和实质性改善居民生活。通过构建“环东海”“环西海”和“临境”三大经济带,绘制面向世界和未来的“半岛新经济地图”,创建朝鲜半岛和东北亚和平与繁荣的新经济秩序。

“四大战略”包括:第一,对朝鲜并行采取制裁、施压和对话方式,将其引向旨在实现无核化的对话。一旦对话条件成熟,便从核冻结开始,分阶段推进朝鲜完全弃核的进程。同时,为了保障朝鲜的政权安全,构建南北政治军事互信,建立半岛和平体制,协商朝鲜与国际社会改善关系的问题。第二,并行发展南北关系和解决朝核问题,通过南北对话交流,建立基本的互信,以利于韩国在解决朝核问题的多边对话中,“主导性地”得到美国、中国等国的协助。第三,通过签署韩国内部的“统一国民协约”、韩朝之间法制化的“南北基本协定”、直接当事国之间的“半岛和平协定”,以制度化的方式将南北敌对关系转变为和平合作关系,构建半岛永久和平。第四,通过南北互惠合作奠定和平统一的基础。为此,扩大各种交流合作,优先解决离散家属问题,持续推进对朝鲜羸弱群体的人道主义援助,实质性地改善朝鲜人权,加强对脱离朝鲜居民的定居支援。同时,鼓励民间和地方自治团体等多方交流合作,全面推进“半岛新经济地图构想”等,奠定南北经济共同体的基础。此外,追求南北共存共荣,恢复民族共同体“作为过程的自然统一”。 

“五大原则”包括:第一,“由我们自己主导”。即韩国作为朝鲜半岛问题当事方,主导旨在实现南北和解合作与半岛和平繁荣的努力,并以开放性姿态,与国际社会一道创建“和平繁荣新秩序”。第二,“强有力的安全保障”。即以韩美同盟和国防为基础,维持坚固的安保态势,遏制朝鲜“挑衅”;超越“守护和平”,致力于和平解决朝核问题,确立永久和平的“创建和平”。第三,“相互尊重”。即承认南北差异,不追求朝鲜崩溃、吞并统一、人为统一;继承和发展南北达成的协议,增进互惠交流合作,建立共同繁荣的南北共同体。第四,“国民沟通”。即不是政府单方向推进政策,而是以国民参与的双向沟通形式充实、完善政策;将国会、地方自治团体、市民团体、专家等多种主体的参与制度化,引领对统一问题的国民共识。第五,“国际合作”。即在解决朝核问题和确立朝鲜半岛和平过程中,与国际社会密切合作;通过绘制“半岛新经济地图”,与周边国家共同追求繁荣,争取国际社会对半岛和平统一的支持。


值得朝方注意的信号 

文在寅政府的半岛政策有如下一些内容值得朝鲜注意。第一,突出了半岛军事紧张加剧之下实现永久和平的迫切性,强调了为根本解决朝核问题而必须顾及朝鲜政权安危,表明了恢复北南和解合作走向自主和平统一的愿望,指出了以“制度化保障”维护可持续的北南关系和半岛和平的必要性,坦言了韩国经济的出路在于同朝鲜与东北亚周边国家合作。第二,把北南和平共存、和平解决朝核问题、构建北南政治军事互信与半岛和平机制、实现半岛和平统一作为主推前景,并且要通过形成和平与经济的良性循环,追求半岛北南和周边国家共同繁荣。第三,把和平解决朝核问题并建立半岛永久和平机制、发展可持续的北南关系、构建半岛新经济共同体作为目标。第四,要以多种方式并行,分阶段和平解决朝核问题,并综合解决朝鲜的政权安全问题;要并行发展北南关系和解决朝核问题;要以制度化保障北南和解合作关系和半岛和平;要通过北南互惠合作,奠定和平统一的基础。第五,要以开放合作姿态,由本民族主导北南和解合作与半岛和平繁荣进程;要以有力的韩美同盟和国防,遏制朝鲜“挑衅”并和平解决朝核问题与确立永久和平;要遵守对朝承诺,继承和发展北南业已达成的协议;要让多主体参与沟通,引领韩国社会对统一问题的共识;要与国际社会合作解决朝核问题与建立半岛和平机制,通过落实“半岛新经济地图”,争取国际社会对半岛和平统一的支持。

2018116日,韩国外长康京和、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加拿大外长弗里兰、日本外相河野太郎(从左至右)在温哥华朝鲜半岛安全与稳定问题部长级会议上。

在这些内容中,对于朝鲜来讲,既有值得欣慰的,也有可能令其生厌的,但它们毕竟只表现于纸面上,其本意究竟如何,还要看文在寅政府的实际行动。因此,文在寅的朝鲜半岛政策公布后,朝鲜一些社会团体批评文在寅政府“换汤不换药”,依旧追随美国对朝鲜的敌视扼杀政策。朝鲜最高领导人也按照既定计划,试射了射程可覆盖美国全境的“火星-15”洲际弹道导弹,并宣布终于实现了“完成国家核武力的历史大业和火箭强国伟业”。

通过这个过程,朝鲜看到,对于“火星-15”导弹试射,文在寅不仅没有像朴槿惠那样做出激烈反应,而且竭力阻止了美国对朝鲜动武的冲动。不仅如此,文在寅的半岛政策在与周边大国积极沟通、力图由本民族主导解决半岛问题、发展基于相互尊重的南北关系等方面,与卢武铉政府的“和平繁荣政策”一脉相承,与朝鲜坚持的“我们民族自己”原则也有相当多的“吻合”之处。因此,在文在寅政府力求通过实现朝鲜派团参加平昌冬奥会和冬残奥会以打开半岛南北关系局面之时,朝鲜最高领导人也通过2018年新年献词,亲自做出了积极回应。 

总之,文在寅政府是要把北南关系引向和解合作与自主和平统一。但是,这一努力能否见效,不仅要看朝鲜是否予以积极的响应,还取决于文在寅自己能否有效地应对国内保守势力以及美国和日本强硬立场构成牵制。(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本文刊登在《世界知识》2018年第3